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窗口

New!
——港版国安法已经受到全世界文明国家谴责。这次立法会选举要集中议题,就是反对国安法。其他甚么港独、自决,甚至五大要求,光复香港等等口号都不必提了,以免模糊焦点。美国和西方文明国家只聚焦港版国安法。立法会选举是最值得一博的决战时刻。
纵观辛亥革命以来的中国近代史,国家改革成功的标志在于法治的确立。所有的社会矛盾、民族的冲突需要遵循法治的程序,人有反抗压迫包括革命的权利,在历史的一定阶段是合理的,但回过头来总结历史经验,以后解决矛盾不能再走那条路。
两岸关系的紧张,为美国提供了机会,台湾也从中获益;如果两岸关系继续恶化,美国将得到更大机会,台湾也将如虎添翼。如果不能认真反省,汲取教训,该地区将进入多事之秋,在今后三年,多个大国都面临换届的背景下,武力冲突的风险亦将水涨船高。
事实上,人民为保卫已有的自由而作的牺牲,往往大于追求更高度民主时的。当时北美殖民者的抗争,正是由于害怕失去既有的自由而作出的,所发出的能量极大。香港人愿意并付出了庞大代价。由此可推断,习氏和林郑下一回搞全方位限制港人自由的23条立法,毫无疑问会逼出香港的1776。
如果有一个城市、或某一个国家,在你用血汗建设纳税之余,给予了你一个现代公民应有的所有权利,和求之不得的安全感,为什么不能待之为故土,称之为祖国?我要用之前用过的一句话作结:予我生机处即为吾乡,赋我权利者方为吾国。
英国大选令人联想到香港在上个月底进行的区议会选举,那次选举实际上也是一次全民公投。民主派候选人获得了百分之八十七的票选席位,这表明了香港选民支持长达半年之久的街头抗议示威活动和示威者提出的基本诉求。北京的中央政府继续无视民意,变本加厉地在香港摧毁“一国两制”的政治架构。
美国为什么一定要弹劾川普?弹劾是守护美国民主和法律的保卫战。虽然弹劾川普是疼痛,而不弹劾川普是死亡——美国民主和法律的死亡。法律本身并不能保证没有人能凌驾于她之上。只有我们保证每个人违犯法律的人——包括总统——必须承担违犯法律的后果,法律的尊严和神圣才能得以保障。
柏林围墙倒塌三十周年,普天同忆。我只是相信人性,以及在人性之上,基督教文明的神圣。三十年过去,我想起在食堂向我凝视的老人,那一舌如苍白的火焰般的目光。
20世纪最大的,与马克思主义相对立的实验场是美国。从精神资源而言,美国的一切都来自欧洲,是欧洲文明的继承者,又是其变种传。在源于欧洲的种种学说中,经过美国土壤的选择,得以生根开花的是自由主义。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诚如海涅 倍倍尔所言:“那仅仅是前戏。人们在哪里烧书,最终将在那里烧人。”在当下的历史格局下,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这是解体“烧书—烧人”体制的最迅捷也是最彻底的途径。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都是处在30年前的柏林墙两侧的东、西柏林人。

页面

订阅 国际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