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关系

无论特朗普能否获得中期选举的胜利,都不可能改变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的基本格局。即使特朗普大胜并在两年后获得连任,他都不大可能把美国团结起来。即使特朗普不搞习近平的小动作,习近平是否能够稳住中国经济和社会,也有很大问题,因为习近平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时间和机会,更失去了人心。
之所以现在开始这个争论,是因为贸易战针对的,就是两国体制和意识形态的根本矛盾。要想让共产党遵守公平的规矩,就必须打疼他。所谓的韬光养晦,不要忘记那韬中的箭,是可以随时射向敌人的。那敌人,正是被和平共处所欺骗的尼赫鲁们。
参院和众院已经形成跨党派反华政治联盟,即使民主党在下个星期的中期选举控制众议院,这个反华联盟也不会破裂。一种真正的两党共识不仅已经形成,而且不太可能发生改变,除非习近平政权的对内高压和对外独断专行政策出现根本性逆转。
“中国模式”对内误导自己,自毁前程,对外误导世界,导致对抗,将中国树立为西方视角下之令人惊慌的异类,必须导致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冲突。在西方人看来,所谓“中国模式”,就是"国家资本主义",与公平贸易和世界和平不相容,绝不能任其畅通无阻、高歌猛进。
由于特朗普政府和国会对中国的反感如此之深,一种真正的两党共识不仅已经形成,而且不太可能发生改变,除非习近平政权的对内高压和对外独断专行政策出现根本性逆转。由于无法预期习近平和北京当局会出现这种逆转,美中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有可能相当持久并且充满争议的时期。这是“新常态”,其存在有着真实的缘由。
中国股市低迷的根本原因来源于人们对未来没有信心。习近平要从市场经济倒退到管制经济,从价值规律调节倒退到政治恐惧调节,这就是人们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期。如此荒谬的基本制度,如此无能的领导集团,如此消极的政府官员,这就是中国股市暴跌背后的基本逻辑。
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是早已被西方人淘汰的价值体系和奴役制度。美国人可以容忍其存在,但共产党不会容忍民主自由的存在,他们很正确地看到了两种文明的根本冲突。在国内不能容忍民主自由,在国际上他们也不可能容忍。善良的农夫终于醒悟到蛇的本性,是今后不被蛇咬到的开始。美国人终于醒悟到,奴役制度和民主自由不可能共存。
可以预见,美中在国企问题上的谈判僵局很难打破。习近平认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础,而国企是经济命脉。它对中共统治太重要,中共不会轻言放弃。而国有企业、国家控股、政府补贴,成为中国「非市场经济」的原罪,是西方市场经济国家的「眼中钉」。
正如基辛格看到的,与中国摊牌不一定是特朗普的「初心」,而是他无意中终结了一个时代的结果。特朗普并没有为此做准备,更不用说美国也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因此,美中对抗的下一个回合将是风险和不确定性极大的一个回合。
新疆对于中国的战略重要性,与西藏相似。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中国面积最大的省级单位,覆盖着中国领土的1/6;能被中国当作基地去影响周边邻国。新疆也像西藏一样有经济价值,既有油气资源,也能作为通道从哈萨克斯坦输入能源。它还是中国核子武器和导弹试验的场所。

页面

订阅 国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