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关系

由于特朗普政府和国会对中国的反感如此之深,一种真正的两党共识不仅已经形成,而且不太可能发生改变,除非习近平政权的对内高压和对外独断专行政策出现根本性逆转。由于无法预期习近平和北京当局会出现这种逆转,美中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有可能相当持久并且充满争议的时期。这是“新常态”,其存在有着真实的缘由。
中国股市低迷的根本原因来源于人们对未来没有信心。习近平要从市场经济倒退到管制经济,从价值规律调节倒退到政治恐惧调节,这就是人们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期。如此荒谬的基本制度,如此无能的领导集团,如此消极的政府官员,这就是中国股市暴跌背后的基本逻辑。
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是早已被西方人淘汰的价值体系和奴役制度。美国人可以容忍其存在,但共产党不会容忍民主自由的存在,他们很正确地看到了两种文明的根本冲突。在国内不能容忍民主自由,在国际上他们也不可能容忍。善良的农夫终于醒悟到蛇的本性,是今后不被蛇咬到的开始。美国人终于醒悟到,奴役制度和民主自由不可能共存。
可以预见,美中在国企问题上的谈判僵局很难打破。习近平认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础,而国企是经济命脉。它对中共统治太重要,中共不会轻言放弃。而国有企业、国家控股、政府补贴,成为中国「非市场经济」的原罪,是西方市场经济国家的「眼中钉」。
正如基辛格看到的,与中国摊牌不一定是特朗普的「初心」,而是他无意中终结了一个时代的结果。特朗普并没有为此做准备,更不用说美国也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因此,美中对抗的下一个回合将是风险和不确定性极大的一个回合。
新疆对于中国的战略重要性,与西藏相似。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中国面积最大的省级单位,覆盖着中国领土的1/6;能被中国当作基地去影响周边邻国。新疆也像西藏一样有经济价值,既有油气资源,也能作为通道从哈萨克斯坦输入能源。它还是中国核子武器和导弹试验的场所。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有方向性错误。应该与所有其他在这些问题上受到损害的国家形成联盟。TPP协议是到目前为止能与中国在亚洲进行竞争的最有效的非军事化手段。另外,虽然我同意这届政府在贸易上对中国采取严厉的立场,但我认为,应该把政策的重点放在高技术、知识产权、以及网络安全等方面,而不是放在关税问题上。
美中台的当前格局已经年深而盘结,且三方都有相当的凝聚化,尤其是两岸渐行渐远:一边顽守其党军独裁体制,一边多元的宪政民主日益坚固。中共不惜一切手段欲将台湾统制于「一中」版图之内,其思维之腐朽,可谓已沦落在金三胖之下。在新的时空条件下解决中国问题,还有赖于我们从历史的沉淀中走出来,通古今之变,面对严峻的现实,寻求内部突破之道。
在过去,经济学家的幻想是,只要和一个贸易保护的不发达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就会慢慢让对方也变得尊重自由贸易。然而,博弈论证明,只有通过贸易战,才能让破坏规则者回到谈判桌上,为了避免利益受损,从而被迫选择自由贸易。否则最坏的结果,甚至可能是退回到自给自足的时代。
彭斯的讲话代表了美国主流对来自中国的挑战和威胁,认知有了飞跃。中国不仅对美国主导世界秩序的地位带来挑战,而且对美国立国的基本价值和制度,也就是民主的价值和制度带来了严重威胁。中共统治者要坚持与美国对抗,不易得到国内支持,很难“持久战”。这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就会悬崖勒马,这是由他的底线思维所决定的。

页面

订阅 国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