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关系

“中国梦”睡意正酣,“一带一路”紧锣密鼓。承载着“中国梦”的“一带一路”的灵感,“不断流”的文明要从“一带一路”再度出发,“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只是不知,这次的“路”将通向何方,会遇见些什么样的“道理”。
在不透明的体制和无所不能的政府作用背后是中国法治的缺乏。无论是国际法还是国内法,中国政府都可以非常随意拒绝执行法律。吃了哑巴亏的美国只有大张旗鼓地以更改法律、更改或者退出国际条约等方式来应对中国对国际法的玩弄,从而变成了明火执仗的现有贸易秩序的反对者,而中国当然乐于成为被它玩弄的愚蠢国际体系的维护者。
对中国来说,首当其冲的地缘危机当然就是朝核危机。在这一情势下,白宫发布的最新国家安全战略,明确把中国与俄国并列为主要战略对手,意味著特朗普已基本放弃与习联手武力解决朝核危机的选择。既然习近平帮不了特朗普化解朝核危机这个大忙,中美两国的对抗就进入了快车道。
一个实行宪政法治的国家是很容易走向民主的,中国之所以还未走向民主,是因为中国还没有宪政法治。在全球化的生产要素流动阶段,一个非资源大国,要实行经济长期稳定增长,没有宪政法治作为制度基础,是无法达到其目标的。所以,改革政治经济体制,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唯一出路。
习近平在世界政党大会上表示,“我们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西方报刊和媒体揭示的大量“中国渗透”的事实证明,中国“不输入外国模式”是真,但“不输出中国模式”是不折不扣的谎言。
“孔子和平奖”得主,津巴布韦昏庸老迈的穆加贝总统,昨日被政变军人拘捕,军人政府控诉了他的残暴,并说,他贪婪成性的腐败搞垮了津巴布韦经济,他将面临人民公正严厉的审判。这是对创办七年来的“孔子和平奖” 的最大反讽。
《大西洋宪章》之后出现的《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关系法和人权公约文件的基础,是人类道德文明奠基石。阶级斗争理论、极端宗教价值观,这两者与《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等法律文件精神是格格不入,水火不能兼容的。
中国在印尼失败得很彻底。1962-1965年之间中国拉拢发展中国家以推动“革命”的政策,也同样失败了。历史的教训是,中共的意识输出祸害了海外华人。在今日,如果海外华人继续被中共利用,不仅会导致印尼再次排华,也会导致将来的全球各国都排斥华人。
习近平的全球野心由来已久。推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使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是习近平酝酿数年的思路。一党专制试图影响世界并领导世界,西方国家对此已经有所警惕。习近平的全球野心“正在路上”,它能否实施,能实施到什么程度,且让我们密切观察。
尽管郭文贵的爆料,对即将召开的十九大带来巨大冲击,但越来越多人相信,习近平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地位不会马上受到挑战。这当然不意味著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会在十九大之后告一段落,而是会继续下去;而影响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一个关键因素,将是中国经济。在这个问题上,习近平非常担心的,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如何兑现他竞选时做出的大幅减税以及大幅减少中国贸易顺差的承诺,也就是担心美国会发动中美经济战。 事实上,刚刚离任的特朗普最高顾问班农,就公开主张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也正因为如此,我认为此次班农赴香港演讲的安排,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説明中国当局要摸摸美国的底牌,以应对中美经济战的升级。 有人认为,...

页面

订阅 国际关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