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关系

中美之争和文明有什么关系呢?首先要看怎样定义文明。中共的统治带有所谓的东方色彩,表现在社会现实之中,就是制度之间的冲突。在这个问题上,共产党比西方的学者政客更明白,他们始终如一的口号就是: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习与特在贸易谈判上闹僵,特与金正恩在无核问题上不欢而散,习想借和朝鲜的关系打通美朝龃龉,向特朗普献礼,并增加自己和特贸易谈判的筹码。习想借此向特朗普表示,中国在美中朝关系中依然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一方。“围魏救赵”的策略为习自己暂时解了围。
美国方面通过贸易战的最大收获之一,就是对中国的内情,尤其是对中共,包括对习近平的弱点,有了前所未有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最容易犯的错误,或者说最危险的错误,就是“追穷寇”。特朗普目前对付中国的基本方针之解读,就是“穷寇勿追”。
比较优势是推动全球化的一个动因。全球化的另一个动因就是规模报酬递增。而良性还是恶性的全球化取决于穷尽这种规模报酬递增的途径。正是二次大战前一些大国的做法,使全球化走上血腥的弯路。大家知道,西方一些强国当年推行过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酿成巨大的悲剧。
关于“投降派”的说法源于新华社的一篇文章“让‘投降论’成为过街老鼠”。首次提出的可能是中国高层,可能是习在中共常委里的铁杆支持者。习近平临阵退缩,推翻协议,拍胸脯说“所有后果由我一人负责”。这就是现在美中僵局的起源。
香港人民的胜利第一是香港人民的坚持,第二是美国态度的明确,第三也是最后的关键,就是党内不同派系的反对,促成了最终对香港人民的妥协。香港人民的胜利,使得全世界人民回味无穷:共产党不像它声称的那么强大,只要众志成城团结一致坚持下去,就会看到共产党的真面目。
北京对贸易谈判的全盘反悔,如果坚守“底线思维”死硬不退,会有甚么结果呢?尽管中共口水战时掷地有声地宣称“不惜一切代价”要怎么样怎么样,这些代价当然是转嫁给老百姓,但经济冰河期和政治大动荡会随之而来,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代价”之一。
对习近平而言,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失控也可能挑战他的政权安全。他现在面临的挑战与威胁既有来自左边的可能失控的中国民族主义情绪,也有来自右边的迫使其做重大改变的特朗普政府。这两边哪个孰轻孰重?哪个更具威胁性?对习来说,恐怕很难取舍。
香港的抗争再次告诉世人:自由不是免费的。习近平在中共党内,既无邓参与中共建政之勋,又无倡导改革之功,更无邓之魄力与手腕,在国际自由港香港弄出一场六四事件,加上如今外忧内患,实在难以镇住。
香港百余万人走上街头反对“送中”恶法,是习近平陷入空前危机的一个最新发展,不仅给习近平的危机带来新的变数,而且令香港成为外界观察中共高层权力博弈和美中博弈更加重要的窗口。

页面

订阅 国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