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绑架

李文足的情况和我十几年前被从北京绑架回山东老家的遭遇十分相似。中共在山东临沂东师古的邪恶之举进行了长达七年多,如今在北京石景山李文足的楼下进行了两天,便在各方谴责声中进行不下去了,只好夹着尾巴草草收场。这是因网络和社交媒体日益发达,使中共的罪恶越来越难以掩藏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李文足在申请书中说,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的大堂退房时,北京石景山区的警察陆凯、李谷带人蜂拥而入,强行把她拽到一辆车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随后,有30多人守在她家楼下;她晚饭后出门去买水果时在小区门口被围住并被冲撞,报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几位朋友来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拦截,同时她家门被包括警察在内的四五个人死死顶住不让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带孩子出门遛弯儿也不得,遭到辱骂,并被威胁:“只要你们敢出来就弄死你们”。“709”...
4月13日,王峭岭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王峭岭在申请书中说,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大堂退房时,被突然闯入的一群人围住,并被四五个彪形大汉暴力强行塞进一辆轿车,她强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证,但拒绝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也不出示文书;她被带到其北京居所社区外的街道上释放。王峭岭得知李文足还被关押在天津武清豆张庄派出所后,立即赶到天津武清豆张庄,当晚她们仍住在东马圈镇瑞豪宾馆,次日上午退房时,王峭岭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强行带回北京。“709”...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
李柏光就是这样一位深具烈士精神与批判意识的信仰者。近二十年来,在中国涌现出的近百名风头浪尖上的人权律师群体中,李柏光是最早步入这一领域、拥有最高学位和最丰富的实践经验者之一。他低调、谦卑、热忱,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上海市民朱亚平就妻子葛开英因在“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而遭秘密关押发出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信中说,葛开英3月9日到北京投诉上海有关部门违法乱纪和对其实施迫害后,被上海市政府驻京办人员及其雇佣人员秘密从北京绑架回上海关押,其后失去联系。 上海访民葛开英“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被带回后遭秘密关押 朱亚平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叫朱亚平,住中国上海市徐汇区日晖六村176号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开英去中国北京当局递交信件材料,投诉中国上海市黄浦区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和街道办事处违法乱纪和实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人员和其雇佣的恐怖分子(官方称呼为临时工)...
我是香港人,在英国人管治下长大,认同普世价值,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四处绑架,犯下了严重罪行,理应受到谴责。从书店事件及桂民海的遭遇,反映了中国物质虽然富裕,但人权思想非常落后、野蛮。我再次感谢日内瓦人权组织,持续关注香港及中国的人权状况,并继续帮助中国发展成真正的现代文明国家。
和臭名昭著的中共“双规”制度一样,“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制度”也是一种“超羁押手段”,因为实践中的异化、并且严重侵犯人权,明显与现代法治文明背道而驰,法学界一直有人呼吁彻底废除之。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江桥村民顾建国,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乡旅游,却在上海南站长途汽车站被警察查身份证验出访民身份后,交市府截访办押送到上海访民集中地府村路。之后,在被其镇政府派来的2名村干部和5名黑“保安”带走时,夫妻二人因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并拒绝上车而遭到殴打。两人被强行带至派出所,警方警告他们不得“非访”,但拒绝受理他们的报案,拒绝开具验伤单。此次情况,盖因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而起。 因召开十九大,9月19日,浦东新区祝桥镇的谢金华在去医院途中,被祝桥镇政府派出的外地闲杂人员(黑保安)带到酒店非访关押,至10月26日才被释放;其间,上厕所、洗澡都有人跟进监视,...
旅美华侨张波先生在致 中国人权 的信中讲述了其胞弟张建夫妇因讨要长期被拖欠的工程欠款而遭绑架勒索和伤害的遭遇,以及有些公安人员故意拖延立案,为犯罪人员提供时间空间销毁证据、串供、运作、顶罪,个别检察人员利用职权避重就轻、欺下瞒上、为犯罪人开脱减轻罪名的行为,呼吁当局依法办理此案,让行凶者伏法,为受害者伸冤。据控告书,2017年1月25日,张建、王迪华夫妇因讨要长期被拖欠的工程欠款,遭到身为当地政协委员的王英星与张振明唆使、纠集的暴徒的侮辱和殴打。20多名歹徒对他俩拳打脚踢,把两人的头摁在地上用脚踹、跺,两人被打昏死过去后再被用冷水泼醒;如此反复无数次。歹徒扒掉王迪华的衣服,威胁要强奸她,...

页面

订阅 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