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权责

反送中运动持续近3个月,在前线奔走提供被捕示威者法律协助的义务律师,全港将近200人。他们之中,有执业10多年的大律师,其他则是入行不久的年轻事务律师,也有法律系学生参与其中,彼此相互合作,组成义务律师团。
中国的现代转型,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奴役特权意志的较量。是非善恶就在你我心中,人心所向的普适信仰把大家联结在一起,它在每个人的心中,我们不但可以彼此验证而且可以收获喜悦,凭着它,人们必将告别恐惧与黑暗!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维权运动的政治化或非政治化,一直是中国维权运动产生之后内部非常有争论的话题。在中国这样一个条件下,政治跟法律它根本是纠缠不清的。很多同事朋友在坐牢,但我来到自由的土地上没有受到这些迫害,比较愧疚,同时也有一种失去战场的感觉。对于维权人士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维权运动的发展有四个趋势:一个就是组织化,一个是街头化,一个是政治化,还有一个是国际化。通过互联网,通过自由知识份子和维权人士,再加上整个中国社会的,受到这样一个体制侵害的人越来越多,所以维权运动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那这个恰恰让中共觉得害怕。
四川异议人士符海陆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开庭前一天,其妻刘天艳发表文章说,符海陆被捕已1037天,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见不到丈夫,孩子见不到父亲,母亲见不到儿子。20多公里的距离,他们总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和律师一次次地向法院、检察院、监察委员会投诉、抗议,等来的却是他们聘请的律师“被解聘”。 符海陆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长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陆因在网上公开自制海报“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以纪念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27周年,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诉。...
上帝就给了我这么一个好机会,能在江律回父母家的第一时间见到他。江爸爸一个70多岁的老人家,老实巴交一辈子,儿子是个正直的好律师,被政府冤枉不说,自己还被国保打、被国保骗、被邻里白眼……现在自己家被国保无手续如狼似虎般地闯进来,还得陪笑脸。典型的中国式生存。
我没抱希望派出所会同意。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致。因为,在所有关心江律师的朋友中,我现在离他最近,但却不得见他!一想到我要被这帮混账警察强行送回罗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从中共政权存在的那一天起,“依法治国”就是一个骗局,就是邪恶的遮羞布,就是强权与暴力的伪装。现在看到王林清的认罪视频,人们都不相信,但同时又感到深深的恐惧;一个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时代又回来了。每个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被威胁、被凌辱、被迫认罪、被迫自污,制造冤假错案的流水线正在加速。
2019年1月,《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出台。这个条例是在明确昭告世人:不要企图在中国推行三权分立、司法独立那一套,中国仍是红色党国体制,一切服从共产党,全党服从中央,中央则服从元首一人。

页面

订阅 律师权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