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权责

“709”案被捕的维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900多天至今见不到律师,而在王宇被捕后曾担任其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于2017年11月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遭逮捕,为此河北律师卢廷阁、天津律师马卫、山东律师祝圣武和北京律师黄汉中、王宇于1月4日上午,到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律协,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要求全国律协组成调查组到天津和沈阳进行调查,并给予维权。 律协应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 王宇律师 1月4日上午,河北卢廷阁律师、天津马卫律师、山东祝圣武律师和北京黄汉中律师、王宇律师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青蓝大厦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律师、...
曾任“709”案当事人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在失联1个多月后,于11月10日上午会见了律师。她告诉蔺其磊律师,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约她10月9日(当日是她60岁生日)到分局谈事,分局警察打车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厅对面的公交站后,过来四五个人强行粗暴地夺走她的背包,并将她双手背铐带进一辆面包车车里,现在手臂还有淤青痕迹。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被警察在三个房间里来回拖拽近20分钟,去洗手间也不给打开背铐,并且被几个男的看着。她患有房颤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胃炎等病。当日下午,蔺其磊律师到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向检察官陈述了四点“依法不应该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师”的法律意见,...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诉,目前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绵阳市检察院此前已将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补充侦查。黄琦的律师一直未被允许阅卷。 据报道,黄琦罹患多种疾病,除了“新月体性肾小球肾炎”这一不治之症外,还有脑积水、肺气肿、肝囊肿等。其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均被当局拒绝。 11月3日,黄琦的代理律师之一 李静林 前往看守所会见了黄琦。黄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监室的警察杨茂荣暗中唆使同监室人员打的。他还告诉李律师,...
已经三个月没有会见黄琦了。本来打算待阅完案卷材料之后去会见黄琦的,结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终等不到能够阅卷的一天。我相信绵阳市检察院是找的借口不让我阅卷,因为与四川省检察院一起审定案件,由于四川省检察院不是办案单位,而是上级单位,下级对上级,只需要就疑难复杂的问题进行请示,凭常识那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而从2017年9月下旬与绵阳市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约定阅卷时间起,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省检察院还没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绵阳,这不可能。但是我没有办法戳穿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迫使检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给我查阅复制。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决定给不给我阅卷,...
2017年11月6日上午,隋牧青律师在黄琦的母亲及三位“六四天网”义工陪同下前往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他们到达时,黄琦正被提审,投诉其遭殴打一事。在等待会见时,隋律师约见了当值的副所长,要求对黄琦遭殴打之事尽速做出处理。隋律师在会见黄琦时,查看了他的伤情,其腿部淤青尚未完全消散。此前黄琦因误信错误信息而解聘了隋律师,在隋律师转述黄妈妈及亲友坚决要求他留任辩护律师的嘱托后,黄琦即刻书面委托他继续为其辩护。当日下午,在他们一行驱车赶赴成都美领馆通报黄琦境况的途中,在检查站约有七八个警察,四个全副武装的巡警端着冲锋枪,对他们进行了细致检查并非法限制他们人身自由1个小时。...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师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师证,后又被发还一个无法执业的废证,当局还施压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并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国保找余文生谈话后,余文生律师的妻子发出呼救信,呼吁大家关注其一家的命运;而之前两天,余文生律师也发出“个人公告”,称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价的准备,并交代“后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个国宝又到家里找余文生律师,要在家里和余文生谈谈,因为孩子在家,我让他们楼下谈。国宝从我家楼下的平房中拿的车钥匙,他们在车上谈。说明这个平房现在已经被国宝安排人入住监视。 谈话约1个半小时,主要意思2点: 1...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辩护律师隋牧青在约定好的阅卷时间前一天,被检察院通知说由于承办检察官出差而取消阅卷。鉴于此次与上次非法拒绝律师阅卷的理由一样,隋律师回复说,他不接受绵阳市检察院再次变相拒绝律师阅卷的非法行径;检方负有无条件为律师阅卷提供便利的法定义务,若检方确有困难,应明确辩护律师到底何时方便阅卷。 黄琦于2016年12月被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目前案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黄琦案最新情况说明 隋牧青律师 2017年10月11日下午约五时许接四川绵阳市检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员电话,称之前与李静林律师约定本月十二号(明天)阅卷(黄琦案),现接领导指示:黄琦案系省检督办案件,...
中国的法治进程又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死磕”何错之有?我们回顾中国律师重建以来之道路,不正是从“官员”、“官办”、“民办”,向“死磕”的方向发展吗?我从不掩饰我的这一观点,也不掩饰我对“死磕”的态度。前些日子,我亦写了文章《我与“死磕律师”的往事今生》来表明我的态度。
当下中国,作为人权律师,刘士辉面对殊荣与质疑,我们需要勇气和担当。我们不得不以自己的绵薄之力,阻止我们这早已苦难深重的国家在蔺其磊专制与极权的泥淖中滑落更深!我们希望,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我们更希望,未来自由人权之唐吉田花,开遍中华大地!
就《国家监察法(草案)》正式进入立法审议程序,一批大陆律师、法学博士、学者联名致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提出他们担忧该法的立法将使中国的“法治原则面临危机”、“人权保障原则遭遇严峻挑战”、“平等原则受到损害”、“正当程序或被抛弃”,并提出四点立法建议,包括引入律师介入机制、引入“听证”机制、引入法律监督机制、引入诉讼机制等,以防止刑讯逼供、权力滥用及进行法律监督、接受司法审查。 关于《国家监察法(草案)》立法的四点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 获悉《国家监察法(草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第二次全会)在6月23日下午进行了首次审议,反腐败这项关乎依法治国、...

页面

订阅 律师权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