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香港仍然实行英国殖民者的法制,超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持续了半年多,超级镇压也持续了半年多,就是压不下去。这一次香港的年轻人不受别人的操控,表现出了超级的勇气和坚韧精神。他们选择了抗争,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人的勇敢和坚韧。
请七位常委带头公示财产。打铁先要自身硬。带头公示财产是自证清白和垂范官场的好方式。中国财产申报的立法动议提出30余年了。是社会与正直的官员倒逼高层的时候了。愿意的人历史领着走,不愿意的人历史牵着走。
今年香港危机意外爆发,极大地牵制了中国高层的精力,北京当局进退失据,疲于应对。中共国内管控失效是内生性风险,《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生效,会从外部加速这个问题恶化,因而可能减少习近平打“统一台湾”这张牌的风险。
全国人大常委会频繁释法和威胁要进行释法,这是对现有政治框架下香港法院的独立审判权的一种藐视,这一举动再一次清楚地表明中央政府背弃“一国两制”承诺的决心。只要北京政府仍然是一个不受法律、民意制约的极权政府,人们就不应该相信它所做出的任何承诺。
给港府撑腰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最丑恶最虚伪的独裁政权。它拥有集中在国家机器或少数权贵手中的巨大财富,拥有强大武装力量,拥有精密科技去监控人民。回顾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西柏林演讲时喊出“我是柏林人”的口号,而现在他们都喊:“我是香港人。”这也许就是香港人的力量所在。香港从来就属于自由世界的一分子。
中国20世纪所有的骄傲,都归结到中国能够在最绝望的时候,有很少的一些中国人,能够办起几所大学或准大学,支撑起整个民族的文化;所有的不幸,所有的悲哀,所有的愚蠢,就在于在平常时期几乎完全没有真正的大学,没有完整人格的修养所,只有人才培训机构,只有培养工具,培养听话的螺丝钉的地方。
人类文明进展到今天,形成一个共同的制度结晶。制度就是规则,现代文明规则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对它需要敬畏,需要珍重。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渐进的改革是成本最低的。改革应该逐步积累,尽可能避免突变。但是,时机成熟了拖延不改,也会带来无法挽救的灾难。
香港的法治已经遭到严重破坏,而破坏法治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他们将自己置于法律之上。那个以严明法治而闻名于世的香港似乎已经成为昨天的回忆,现在的香港社会正充斥着混乱和暴力,恢复法治将是一个漫长和艰难的过程。
对于中国律师来说,最大的悲剧是律师工作从本质上与政治无法切割,法律本身就是政治制度的组成部分。所以律师如果不想介入政治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还留在这个圈子里,在服从法律和“保持一致”方面经常面对的是一个异常艰难的选择。
这个法律选择出台的时机显然经过仔细考虑。这表明北京期待香港政府采取更强硬的姿态应对示威。极权政府只懂得用武力镇压,他们永远不明白,失去了人心,一味地通过强力来控制民众,不仅会使法律成为废纸和笑柄,更无助于解决香港目前的困局。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