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境。他们为此联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开其推行此政策的现行法律授权和法规依据的信息,但被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2018年2月22日,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规定,接案后拖延不作为,致使本案无法上诉;联署代表从3月22日起通过北京诉讼热线多次向北京高级法院投诉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违法行为,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为此,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
鉴于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对千人联署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予以拒绝,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开义务,但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程序规定,接案后两个多月至今不给出是否立案文书。值国际劳动节之际,这些因被政府非法剥夺工龄而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没有任何“社会保护”的劳动者,对政府剥夺劳动者养老社保权和北京二中院至今违法不立案行径发出强烈抗议。 “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为此,国内外千人联名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两次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寄发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得知余文生于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逮捕,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许艳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递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公开余文生入所时间、体检情况、是否患病及治疗、监室情况、管理制度、提审情况、使用手铐脚镣的情况等信息。余文生律师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将其案件转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余文生律师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4月20日,...
李文足的情况和我十几年前被从北京绑架回山东老家的遭遇十分相似。中共在山东临沂东师古的邪恶之举进行了长达七年多,如今在北京石景山李文足的楼下进行了两天,便在各方谴责声中进行不下去了,只好夹着尾巴草草收场。这是因网络和社交媒体日益发达,使中共的罪恶越来越难以掩藏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人类从自然状态里走出来进入契约社会,必然把人的一部分权利交给政府,但人的三个基本权利不能交,即生命、财产、自由。政府存在的目的,不是追求政府的既得利益,而是为了公共福祉。公共福祉就是要保障公民的生命、财产和自由,政府不得以任何名义侵犯。
老百姓说,“共产党的法治,就是变着法来治你。”所谓“新戊戌变法”里面的什么国家监察委、主席任期制,也不过是花样翻新而已,在一党制下争法制、法治,就像集中营里争左派、右派。我曾在《华盛顿邮报》撰文指中共的法治不过是空头支票而已,不是尚未兑现,而是根本没打算兑现,骗人的幌子而已。
今天是王全璋失踪994天。我和刘二敏、原珊珊陪同蔺其磊律师、李文足来到天津二中院,寻找王全璋。我们坐在“公平正义”下面不动,我们要等着周虹法官。法警们都站到我们身边,他们要下班了。
习近平放弃韬光养晦,固然是他本人不智,但也有这样一个客观因素,那就是中国作为冷战最大的受益者,其全球地位已很难让权力和文化精英保持头脑清醒,因而无法抵御炫耀实力和权力的诱惑。
想要走出历史三峡,需遵循法治原则,保障公民权利,上立公权机关制衡之机制,下推公民参与各级地方政务,中间理顺政党和政府之关系。如果立宪修宪只图行政上的顺畅,而致立法、司法的制衡作用更加衰微,前景则令人担忧,毕竟世界近代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党国一体或朕即国家而能长治久安的社会。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