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老百姓说,“共产党的法治,就是变着法来治你。”所谓“新戊戌变法”里面的什么国家监察委、主席任期制,也不过是花样翻新而已,在一党制下争法制、法治,就像集中营里争左派、右派。我曾在《华盛顿邮报》撰文指中共的法治不过是空头支票而已,不是尚未兑现,而是根本没打算兑现,骗人的幌子而已。
今天是王全璋失踪994天。我和刘二敏、原珊珊陪同蔺其磊律师、李文足来到天津二中院,寻找王全璋。我们坐在“公平正义”下面不动,我们要等着周虹法官。法警们都站到我们身边,他们要下班了。
习近平放弃韬光养晦,固然是他本人不智,但也有这样一个客观因素,那就是中国作为冷战最大的受益者,其全球地位已很难让权力和文化精英保持头脑清醒,因而无法抵御炫耀实力和权力的诱惑。
想要走出历史三峡,需遵循法治原则,保障公民权利,上立公权机关制衡之机制,下推公民参与各级地方政务,中间理顺政党和政府之关系。如果立宪修宪只图行政上的顺畅,而致立法、司法的制衡作用更加衰微,前景则令人担忧,毕竟世界近代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党国一体或朕即国家而能长治久安的社会。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
就生命力而言,《大宪章》已有漫长的过去,可以相信,它将有更加久远的未来。《大宪章》,从发端于英国的自由传统,传承为美国的自由传统,同时在扩展为是人类自由的大传统。
“这次修宪对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具有破坏性,是历史的倒退。修宪并没有如官媒《人民日报》所宣传的那样‘为民族复兴提供有力宪法保障’,而是将中国推向了一个危险的未来”,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等于忘记了毛泽东时代的痛苦教训,让中国人民再次由于不受制约的权力集中在一人手中而遭受巨大的痛苦、摧残迫害和国家灾难。”
在法治基础上完善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保障人们的安全感。这些年资金外流中的一个重要趋势,就是中产阶层甚至一般民众加入了这个过程。无论是富人的资本外流,还是中产阶层包括一般民众的资金外流,都与财富的不安全感有直接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动辄打打杀杀的狭隘民族主义言论就是很值得警惕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没有吓住别人,反倒造成了国内民众的不安。
3月11日,中国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近乎全票通过了21条修改宪法草案。其中最重要的是取消了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第79条),并把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地位由序言部分写入正文(第1条)。这一修改使习近平可以成为终身主席并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并且在宪法上强化了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绝对统治。(无记名投票2,958票赞成,2票反对,3票弃权,1票无效。) “这次修宪对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具有破坏性,是历史的倒退。修宪并没有如官媒《人民日报》所宣传的那样‘为民族复兴提供有力宪法保障’,而是将中国推向了一个危险的未来”,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
现代法制是以公民的权利、自由,以社会的相对独立为基本的精神取向的。而这次(修宪)的取向是完全相反的,事实上是违背现代的法制精神的,是以个人意志、以党的意志为转移。这有可能会扼杀民族的活力、生命力,扼杀它的精神,它的自由。这是非常令人担心的一件事。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