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毛泽东

40年前的1978年,是中国发生大变革的一年。在这一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魏京生提出「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有人还要想当皇帝,中国就不能走出王朝循环,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没有光辉灿烂的明天。
思想定罪,历来都是专制独裁者“治人”的一大妙招。我们党国的法官更把这一思想,活学活用,发挥到了极致,我这二十多年马拉松式的申诉上访,跨世纪的据理力争,其目的,就是要永远坚持我对民主、自由、人权的信念,永不向专制低头,至于成败得失,则在所不计耳!
多年来,中共把“耕者有其田”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把自己抬到一个“普救众生”的道义高峰。“党国”以极低的价格,支付只有使用权的老百姓,然后以极高的天价再把土地卖出去。经过一次次的巧取豪夺,这样,当中共大搞让他们和他们的子弟们“先富起来”的经济改革时,中国的土地,无论城乡,已经是“普天之下莫非党土”了!
从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习要想发动一场文革式的政治运动很容易,但是就凭他的那两下三脚猫的功夫,必定是发动容易收场难,甚至压根就收不了场。习要强行发动文革式运动,注定是自掘坟墓。
习近平上台执政以来,红卫兵思想是他的治国思想,是与现代政治文明背道而驰的。他以打贪反腐清除了政敌,也把旧有的国策智囊统统换作了自己人。北京街头的大字报,是当今的“炮打司令部”,看来一场新的文革,一场新的腥风血雨,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文革无疑是场空前浩劫。制造这起浩劫的毛江集团,其异想天开,劣根性皆堪称史无前例。务必审判死去与活着的独裁者,从此断绝野心家行独裁不受恶报的侥幸心理。无须太过担忧换汤不换药。毕竟,土地仍在,贱民仍在,欲求此局面,仍不免大流血,时间更长的大流血。一句话,事儿弄成了这样,只能感谢中国共产党。
如今中共政权的党史权威杂志刊登的权威党史工作者的文章中故意对外彰显习仲勋在那场反右斗争中所起到的“关键”和实在可以称得上是“非凡”的作用,让笔者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这是习近平下手的御用文人们又在为习近平所谓“没有毛主席,那会有今天的我”提供更充实的“事实根据”。
毛泽东的“人民公社”社员和旧西藏的农牧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农奴?名曰公社书记、大队书记和生产队长的人就是地地道道的农奴主,而毛泽东则是最大的奴隶主。万里同志是有这个意识的,他曾对随行人员说过:人民公社是集中营,公社社员是农奴。不过他没敢在公开的场合和报告中这么说,因为这是给党抹黑。
习近平“新时代”的中国是向左还是向右?所谓“不忘初心”,当然是要向左走,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却又明显偏离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立场和国际主义主张,似乎滑入了希特勒式的民族社会主义思维,所以,有人担心愈来愈集权的习氏中共政体会走向“右翼极权主义”。
美中台的当前格局已经年深而盘结,且三方都有相当的凝聚化,尤其是两岸渐行渐远:一边顽守其党军独裁体制,一边多元的宪政民主日益坚固。中共不惜一切手段欲将台湾统制于「一中」版图之内,其思维之腐朽,可谓已沦落在金三胖之下。在新的时空条件下解决中国问题,还有赖于我们从历史的沉淀中走出来,通古今之变,面对严峻的现实,寻求内部突破之道。

页面

订阅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