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公民运动

我成了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不是理念有变。只是之前一直对人抱有幻想,不是相信谁,是自己被生活诱惑,不想肩负起这古老的民族。看了三年新闻联播之后,一个声音说,别再逃避了,你的天命。
两年多来,李文足女士为营救丈夫遭遇了警察的各种威胁、骚扰、跟踪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巨大的压力下她展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仅控告一项就超过三百次。她持续不断地为丈夫、为709涉案人士、为更多的良心犯呼吁和行动,无数的人深受感动。
“新公民运动”的本质是通过培育现代公民意识进而改变政治,这种改变将是温和的,有序的,不可逆的,直接对应一种宪政状态,可能是代价最小的体制变革模式。
在许博士入狱的前一天,他的妻子怀孕三个月了,妻子要去医院做怀孕检查,许博士和有关方面要求和妻子一同去医院,有关方面同意了;检查完后,有关方面人员当着他妻子的面把他送上了警车,而这一送,许博士就是四年没有回家。
多年来,志永兄弟为了中国的社会公正、法治和公平教育等不断的努力奋斗,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了出来。为中国走向民主做出了许多铺垫性的工作。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我更坚信,被强力遏制的社会潜能终将喷涌,一个英雄辈出的大时代正在到来。长江后浪推前浪,重整河山待后人。
十年来,志永一直站在最前面守护良知;身体力行维护公民权利;传播「自由、公义、爱」;倡导「新公民运动」。我要告诉公民朋友的是:关押公民许志永的实质,是当局已经剥下所有面具,公然对文明与良知宣战——不是有希望我们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有希望。
他不需要世人的赞美,不需要历史的铭记,活着的意义,仅在于看到道遍施于地,看到一个民主、自由、法治、公义、有爱的中国。在这片纷乱野蛮的大地上,许志永的存在,彰显了一种独到的、无可替代的价值。
丁家喜说愿做那只亚马逊热带雨林扇动翅膀的蝴蝶;王功权说我们是在和暴民、暴乱赛跑;李化平说一代人要负起一代人的责任,这大概就是建设者们共同的心声和共有的担当,致敬许志永们,愿未来如我们所愿国家体制和平转型为宪政民主,社会自由、公义而有爱,人们幸福、尊严的活着。

页面

订阅 新公民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