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一国两制

习近平对港台败选应有担当,因为他是事实上的政策决定者。国台办、像外交部等部门都是执行者。习近平公开表达的对港台问题的看法,和他制定的对付港台问题的对策,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正是这些强硬的港台对策激怒了握有选票的港台民众,导致北京势力满盘皆输。
一 如果时光退回一年多以前——也就是2018年11月,在台湾的中期地方选举中,当民调显示民进党在自己没想过输、也根本输不起的铁票仓——高雄的选情岌岌可危的时候,蔡英文才真正开始紧张。 她率领民进党的一票大佬,倾巢出动,集体前往高雄市拜票,希望挽回民进党候选人陈其迈的颓势。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人气不仅不足以救陈其迈,反而拖累了其他县市的民进党候选人。22个县市,民进党仅仅夺得6席。而对手国民党夺得15席。其中最重要的6个城市——所谓“六都”,民进党无一胜选。这场输掉底裤的大败,使得蔡英文被迫辞去党内职务。可能她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惨败的最大原因,居然来自于此前名不见经传的韩国瑜。...
过去二十二年的实践、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的实践清楚地表明,在中国保守派领导人心目中,香港应该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香港。面对这样一个手握巨大资源而又迷信强权的政治机器,2020年对香港民主派和广大市民而言,绝不会是道路平坦的一年。
反送中运动以来,除了公开出兵镇压以外,各种邪恶伎俩全部都出现了,使香港变成“”特别恐怖区」,习近平的假面具也就破功了。香港与美中贸易战串起来,已经成为习的死穴,党内其他派系让习来演独脚戏,他们只是围观。这场戏能演多久?
香港选举结果说明了香港民心民意所向。香港选民以选票告诉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香港人民要民主不要专制,要“一国两制”不要“一国一制”,要自己选特首不要北京指派。对中共政权威胁最大的是,民主派的大胜可能会导致香港政治版图的改变,可能会削弱中共对特首选举的操控。
《愿荣光归香港》这个歌出来之后,这是对北京来说很有破坏力的歌。他是一种港人身分认同。你把光荣归香港,就是把香港变成一种主体了。当政府出现不作为,或纵容一些人去攻击普通市民的时候,(抗争者)他们用对等的暴力,合乎比例的暴力,去阻止暴力发生,保护自己。
全国人大常委会频繁释法和威胁要进行释法,这是对现有政治框架下香港法院的独立审判权的一种藐视,这一举动再一次清楚地表明中央政府背弃“一国两制”承诺的决心。只要北京政府仍然是一个不受法律、民意制约的极权政府,人们就不应该相信它所做出的任何承诺。
“特色”是习近平思想最主要的特征,“特色”用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大陆,是党领导一切,用在资本主义的香港,同样也是党领导一切,只不过换了一个名词——“管治”。这正是四中全会提出的“一国两制新方案”的核心。
香港的法治已经遭到严重破坏,而破坏法治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他们将自己置于法律之上。那个以严明法治而闻名于世的香港似乎已经成为昨天的回忆,现在的香港社会正充斥着混乱和暴力,恢复法治将是一个漫长和艰难的过程。
拒绝“一国两制”,是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不分党派、不分立场,彼此间最大的共识。中华民国已经在台湾屹立超过七十年,一旦接受“一国两制”,中华民国就没有生存的空间。身为总统,站出来守护国家主权,不是挑衅,而是我最基本的责任。

页面

订阅 一国两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