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如果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更叫人刮目相看的是,在进入教书和著述生涯最好年华的时节,她敏锐感知良知和时代的召唤,用“知行合一”、“道成肉身”的生命,践行“冲出书斋,走向田野”的承担和信念。她以“公民记者”的身份,积极参与了“孙志刚案”、“黄静案”等险象环生的社会大事件,用她的忠诚与执着、泪水与汗水,用她肩上的摄像机,向公众和历史奉献出《天堂花园》、《中原纪事》等等蕴含着独立人格、独到眼光、深沉良知、深邃思考的真与爱的人文纪录;其中遭受许多挫折、耗费巨大心力的《夹边沟祭事》,更是一部“配得上我们遭受的苦难”的卓尔不群的纪念碑式的大作品。
你若再次判刑入狱,就把它看作命运又加冕给你的一顶荆冠吧。你一定比我参悟得更深更透。思想战士的沙场,很多时候都在监狱,重量级的曼德拉、哈维尔们,不断佐证着监狱的“功德”。
袁奉初就是这样一个有信念有理想有追求的热血青年,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他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哪怕生命也在所不惜。中国的进步正是需要这样的热血青年去推动、去付出!
侯多属毕业于四川大学历史系,分配回老家教师专,本来备受器重,却受北京学潮蛊惑,在上课时拍案而起,率一窝蜂之青涩学生,推倒被校长亲手闭锁的校门,上街示威,狂呼口号……
“这些人都是在为我们受难;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走在我们前面,我们就有可能要经受他们所经受的苦难。”子肃老师这次进去,相信他已经作好充分准备。六十二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求仁得仁,不是为了信念又能因为什么?
自毁锦绣前程,只因“冲冠一怒”;却不是“为红颜”,而是 “冲冠一怒为六四”。多年之后,他在接受采访时道:“当年好多热血男儿为保邓血染广场,可十三年后,老贼居然也举起了屠刀,杀戮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是可忍孰不可忍矣!”
亡魂们在天上奔腾,哽咽,似乎永无宁日。老威想:“六四已过去二十八年,保罗∙策兰写过:‘是时候了,石头也该开花了。’可中国的石头没开花,谁也不能对他和他们说安息。”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