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警察暴行

香港主流社会一向和平理性,以往对示威中使用武力的接受度极低。但这些年,随着港人对政府管治体系的信任和接受度逐渐降低,主流社会对抗争不同光谱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对激进抗争者心怀同情。“六不”口号在现场最大程度地团结了抗争者,“兄弟爬山”让运动的界限彻底模煳。去中心化,因而处处都是中心,没有广场,结果处处都是广场。
六四镇压让中共在国际社会声名狼藉,在国内更是千夫所指,但是跟中共历史上犯下的所有罪孽一样,它也成为其维持统治的正面资源。北京比谁都清楚,并不存在和平共处的“一国两制”这回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控制一切是强大的专制政权的本质需求。
这种黑白共治,模仿中国“黑社会主义”模式,激起香港全民的危机感。共产党一向对民意反其道而行之,但是心存畏惧。如果香港的不合作运动发展下去,必然严重伤害到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让共产党的金库丧失功能,内斗必然加剧。
中国撕毁曾经做出承诺,试图将中国实行的制度移植到香港,自由民主阵营的国际社会对此进行批评和谴责理所当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基本的道理对有常识的人而言是如此的一目了然。但是,对于已经习惯于靠暴力来压制不同声音的极权政府来说,他们也许永远不会懂得这个道理!
我不鼓励自杀,不想把牺牲浪漫化,所以我也不支持这次冲击。但请容许我在此恳请呼吁:在谴责这次冲击前,请先问一问你自己:你会谴责一个想自杀的人吗?还是你会问一问,是什么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谁本来可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若要谴责,请先谴责这些制造绝望的人,可以吗?
我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面。先人有说:“苛政猛于虎”,任何一种苛政都会害人。“驯兽”是一种行业,是一种新兴行业。我坐牢就当是在休息,即使被他们杀害,我也觉得比起“六四”的死难者而言,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说了。
香港政府是导致暴力行为出现和升级的主要推手。如果自由世界继续纵容,人类将会被迫面对一个比希特勒法西斯更邪恶、更有控制技巧的政权,那将是全人类的的灾难。香港的绝大多数人已经丢掉了对中国政府的幻想,他们在进行捍卫自由、法治的最后决战,这个决战不仅在街头,更在人们的心头!
这次港人百万人游行集会,是中共始料不及的,根本没有想到正是这个不起眼的《条例》,港人掀起轩然大波,让中共阴沟里翻了船,震撼世界,大大的激励了国内民众的反抗。港人的胜利让中国民众看到希望,看到榜样。港人的胜利证明了一个道理:一千人示威中共不放在眼里,一万人示威他会暴力驱逐,十万人示威他会手忙脚下乱,一百万人示威他会疲于奔命,一千万人示威他会与你谈判。一亿人示威政权就崩溃了。
6月14日晚,香港中环遮打花园举行了“香港妈妈反送中集气大会”,现场聚集了六千多位父母,反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前天公开提出的“妈妈论”,他们喊出“我要年轻人同行”、“爱护下一代”、“不要开枪”、“孩子 你不是暴徒”的口号,力挺香港年轻人。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蔡玉萍代表宣读声明,指警方粗暴攻击和平示威的年轻人,令妈妈心碎,她比喻这群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母亲,有点像天安门母亲,但不希望子女的下场和当年的学生一样。
港人有“不自由毋宁死”的意志。港人到了最后一搏的时候了,国际社会也是救港人于水火的最后时刻。香港如果全面沦陷,那是民主自由的沦陷。救救香港!

页面

订阅 警察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