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犯

我们心痛,我们悲愤,同时我们也感到无助,也感到羞耻。在长达八年的岁月中,我们为刘晓波、为那些因言论因思想被关进监狱的良心犯们呐喊了多少?如果连顶着诺贝尔桂冠的刘晓波都一度被世界所遗忘,直到将要失去他才使得我们突然惊醒,那些没有桂冠的良心犯是否注定被杀害的命运?
东北人的性格与生活方式中,有一种瑕瑜互见的“匪气“”,这在早年老侠的身上表现得相当突出。中年以后,他逐渐淘洗掉本色匪气中的杂色,如自恋、自夸、张狂不羁等;而将其中的精华越炼越纯,如真诚、直率、敢为天下先等。
人总是要死的。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贫民百姓,都难免会从尘世中消失。这并不可怕。让朋友们感到悲哀和愤怒的是,他们无视您最后的基本自由。而在我看来,无论他们如何对待您,都不应感到意外。我说过,您就是一座高山,无论多少人将您踏在脚下,都无损您的尊严与伟岸。
对于一个没有法治国家的国家来说,能够影响现状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和公众的公开谴责。威权政权害怕当众出丑,中国共产党以野蛮的方式对待刘晓波及其他被北京关押的自由捍卫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蒙羞了。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严酷的考问 作爲八九运动的亲历者之一,六四大屠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运动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失败,即便在现实意义上失败了,也至多是悲壮的失败。相对于以实力暂时取胜的专制政权来说,八九运动在道义上具有长期优势,在我批评这一运动的时候,仍然怀有这样的坚信。
[朱虞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浙江资深异议人士朱虞夫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7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发表声明谴责当局做法,并引用杜布切克语告诫当局:“你可以摧毁花朵,却无法阻止春天”。
[朱虞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浙江资深异议人士朱虞夫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7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理由是:1,以非法组织“中国民主党”人身份为入狱的政治异议人士及其家属募捐;2,通过境外网站、媒体发表攻击诋毁政权的言论;3,通过互联网发送其编写的鼓动进行非法集会的信息。
[陈卫]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9年的四川异议人士陈卫,于1月9日被送往监狱服刑。陈卫的妻子王晓燕说,当局剥夺了已经承诺的他与家人见面的权利,“这么做对我们的精神是极大的摧残”。 她和9岁的女儿都坚信陈卫无罪!
《 看守所杂记 》 (英译本书名:《 我的监狱生活:一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回忆录 》) 作者 江棋生 书评 梅兆赞 黎安友教授撰写序言总是很精彩并富于同情心。他在为本书所写的序言中说:“通过这本书,英文读者会交上一位新朋友。” 他指出,江棋生是一位“个性鲜明、对原则有着强烈自我意识的人。” 确实如此。不过,黎安友教授没有提到的是,在与当局的多年博弈中,江棋生可能是个十分棘手的人。但对一个落入世界上最无情的安全警察手中的人来说,这却也是一件好事。我觉得我不仅已成他的朋友,甚至希望——如果我曾跟他一起在中国坐牢,或许也能像他一样。

页面

订阅 政治犯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