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科技专制可以比以往任何专制都严密。科技专制有一个自身的死穴——专制者自己无法掌握那些科技,也无亲自操作的时间精力,只能依赖专家,专制自古发明的制约内部人方法对那些人将无效。随着新科技的不断发展,总会有新的亡羊跑在旧的补牢之前。
美中对抗,是决定21世纪人类祸福的大事,我同意这样的判断:这场世纪大对抗,中国一定会输,但真正的问题是,中国一定输并不意味着美国一定赢。也就是说,美中对抗存在双输的可能,而且这个可能性还不小。
自由哲学深受信奉个人自由的知识分子喜爱,而权力哲学对那些崇尚权力的人有相当的吸引力。权力哲学为专制统治者所笃信,却是知识分子所发明的。不仅如此,权力哲学的推广更是离不开专制统治者的“知识保镖”。
人的自主意识和道德意识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也会顽强生长,并努力守护人的尊严。人的善良本性,是黑暗中的光。我们活在世界之中,而不是世界之外。我们认真生活,执着对错,身体力行,我们就在完善自己,同时在改变世界。
习近平的政治监狱,和崇祯皇帝的诏狱,几乎就是亲兄弟一样相似。人民被官逼民反了,不去解决人民的问题,只想着武力镇压。结果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小习对付香港人民的抗议,简直就是崇祯皇帝的思路。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中国20世纪所有的骄傲,都归结到中国能够在最绝望的时候,有很少的一些中国人,能够办起几所大学或准大学,支撑起整个民族的文化;所有的不幸,所有的悲哀,所有的愚蠢,就在于在平常时期几乎完全没有真正的大学,没有完整人格的修养所,只有人才培训机构,只有培养工具,培养听话的螺丝钉的地方。
今天香港的年轻人所追求的,正是自己的信仰!信仰不一定是来自宗教,也可以来自对于生存价值与意义的追求,是人类精神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及支柱。你可以不认同、甚至谴责年轻人的暴力与破坏行为,但也应该尊重他们对崇高普世价值的那份追求与执着,并为香港所作出的无私奉献。
柏林墙被拆除30年后,人类早已进入信息互联互通的数字时代,但在专制世界与自由世界之间,还有一座柏林墙需要被拆除,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防火长城。深受信息柏林墙之苦的中国人,当然希望、也永远感佩国际社会推墙的努力;但如果不能帮忙推墙,请你们不要帮着加固这堵墙好吗?
“特色”是习近平思想最主要的特征,“特色”用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大陆,是党领导一切,用在资本主义的香港,同样也是党领导一切,只不过换了一个名词——“管治”。这正是四中全会提出的“一国两制新方案”的核心。
今年六月以来波澜壮阔的港人自救运动,举世瞩目,香港年轻人以灵活创新抗争策略,前仆后继的大无畏精神与当权成年人周旋,毋惧死亡凌辱威胁。当权者以断送香港将来换取独裁政权“稳定”的政治清洗。一整代大学生被歼灭,继而中学生、小学生强行洗脑,香港还有甚么未来?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