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香港的“勇武派”的历史角色会更接近那个刺杀费迪南公爵的青年,还是迎击德国轰炸机的驾驶员?我以为他们有后者的机会。这个信息时代的技术条件对他们成为后者有利。正如当年的航空技术给那几千个青年驾驶员带来拯救英国的机会一样,信息时代给香港的“勇武派”青年带来了创造历史的机会。
“如果6月12日我们不用暴力的方式,送中条例就过啦。所以这个政府就是告诉我们,暴力是有用的。如果不使用暴力,我们可能永远争取不到民主。”“共产党是个拿着刀子的政权,你不可能跟拿着刀的人讲道理,你要嘛自保,要嘛把他干掉,所以你跟他讲道理没用。渐渐地,我就变成勇武派。我们也不想死掉啊,但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两个多月,港警的打压越趋失控、血腥和暴力;加上传媒归边、各大发展商相继投诚、铺天盖地的监控系统、警黑合作无间、疯狂的秋后算账、滥用私刑及白色恐怖等情况,令我们不禁担忧:倘若输掉了这场仗,香港将成“新疆2.0”。
回顾一九五一年回国以来,每逢大、小政治运动都首当其冲。到头来,“贫归故里生无计,病卧他乡死亦难。”不堪回首的个人劫难也涵盖了半个世纪的家国之痛,是对一个“史无前例”时代痛定思痛的见证。
本书的最高价值并不止于保存了一人一家“受难”的真相。更重要的,它写出了中国知识人在历史上最黑暗期间的“心史”。巫先生以“受难”的全部人生为中国史上最黑暗时代作见证,这是他个人的不朽的盛业,然而整个中华民族所付出的集体代价则是空前巨大的。
从三门峡工程到三峡工程的决策体制看,中共依然政治挂帅,依然一意孤行,依然迫害良知,依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压制不同声音、迫害异己,中共没有进步!
兵团是帝国时代的人造产物,缺乏现代社会所需的法律、文化、经济与人文基础,只能靠政权意志维系,用政治说法处理与法律的矛盾。这种强调和强化兵团充当新疆“看守”的思路,必然要把新疆当地民族当作被看管的对象,受到当地人民敌视、遭遇地方势力抵制也就是正常的。
正是在中联办的默许之下,一向行为乖张、喊打喊杀的何君尧在背后挑动了这样一场“白衣人”对“黑衣人”的血腥暴行。一个流氓政客和黑社会横行的香港,将是自由经济和现代文明的坟墓,而香港这颗东方之星的陨落也将是中国经济彻底停滞和社会完全奔溃的前兆。
整个三峡大坝工程本身极为具有象征意义,它是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所谓的“中国模式”的一个缩影。如果有一天三峡大坝真的出了灾难性事故,那恐怕就是"中国模式"正式宣布破产的一天。
哀悼刘晓波(视频截图) 给一位智识过人的人权勇士颁发诺贝尔和平奖会有什么后果?挪威政府和渔民因为刘晓波获得此奖受到了中国政府的严厉惩罚——限制甚至一度全面禁止从挪威进口三文鱼,政要和众多普通公民在申请中国签证时频频遭拒。把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会有什么后果呢?什么后果都没有。在刘晓波去世两年周之际,这样的现实既是对他的不公平,也是对人类正义的羞辱。 中共的历史就是不断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过程。镇反运动让它感觉肃清政治对手易如反掌,大跃进让它相信饿死千万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文革让它知道把整个社会搞得停摆也能安然若素,六四让它知道用机枪和坦克对付抗议者也能过关,...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