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今天,上帝为家庭教会的领袖和信徒们,预备了远比过去时代更广阔的新闻传播、公共舆论、互联网、市民社会及现代法治体系的保护、允许和技术条件,我们若不能更加公开的、坦然的,在中国的掌权者和中国人民面前,为基督信仰辩护,为结束60年的宗教逼迫而发声,并提出我们对福音传扬之自由和教会对教义、教产、教职之主权的主张——我们这些传道人就有祸了。
中国是一个大国,但这个党却无法推出一个具有新意的政治报告,这表明了这个党的思想资源枯竭。习近平在他的报告中包罗了几乎所有过去共产党领导人提出的传统的口号,但是却没有任何对中国面临问题的对策。尤其是对政治体制改革、建设现代法治社会、深化市场化改革等问题没有表现出诚意和计划,这些都令真正关心中国发展的国民和希望在中国发展的投资者非常失望。
吴国光的分析告诉我们,十九大前,中共内部存在著空前激烈的政治博弈,而这些博弈并非零和博弈;尽管习近平改变了不少中共规则,但依然受制于各种成规和阻力,他非常想赢,想大赢,但这些成规和阻力使得他不大可能赢得大满贯,因此有时他必须妥协让步,但是对让步的结果,习并不甘心,只要有机会,他会随时翻盘;因此这些政治博弈的结果存在著极大的不确定性。
十九大后中国将会出现以下三个趋势:一、中共进入“一人领导”时代;二、政治环境和意识形态会进一步严酷,最好的可能也是原地踏步;三、经济发展会提到一个重要位置,经济改革会有一定程度推进。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街头发起了“反港独、反冷血、反伪学呐喊大会”,公开用血腥的语言威胁要对提出港独的人士“杀无赦”。正是北京政府,它处心积虑地通过梁振英、何君尧之流来激化香港社会的矛盾,以此浑水摸鱼,乘机彻底撕毁一国两制的承诺,以便名正言顺地将那一套“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极权制度引进香港。
要问“谁卖国?”首先应该问“谁能卖国?”谁能卖国?很简单,只有那些手里有国的人才能卖国。国家在政府手里,只有政府才能卖国。老百姓手里没国,想卖也没的可卖。
五四刚好爆发在俄国十月革命之後,一定程度也可以说,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的所谓礼物之一。这种群众暴力、群众运动、群众政治,恰是俄国十月革命的法宝。可以肯定地说,没有群众暴力、群众运动、群众政治,就没有苏俄政权,群众暴力、群众运动、群众政治是苏俄政权的助产婆。
当下之中国,已经处于毛泽东去世之后政治控制最无法律制约的时期,也是思想压制最不择手段的时期。由于习近平和毛泽东在个人学识、政治经历、所处时代和国际环境等方面的不同,习近平今天不可能、以后也永远不会达到毛泽东生前的那种政治影响力。
英国给香港留下来了一套好的法律和一个好的司法制度,在这个好的法律体系的长期作用下,香港的法官队伍的主流是公正的,是严格维护香港的法律的。在这种情况下,对香港法治的破坏,只会有利于无法无天的北京集权政府及其代理人,而不利于香港大众的根本利益。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