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1949年之后,人的宗教感情没办法释放,于是倾向于将自己的狂热投射到国家之上。国家取代了宗教,在很多人心目中变成神圣化的东西,凌驾在个人之上。国家的神圣化是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事实上不单是中国,很多国家也同样存在。但个人完全附属于国家,将其奉为神圣,容易造成巨大的悲剧。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那个日子格外陌生/给我临终前的勇气/呕出一个时间的诅咒/五十年的辉煌/只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
本书中的受访者绝大多数都已经不在人世,他们永远无法看到纪录他们苦难的文字和视频了。十多年过去了,天,不仅依然黑暗,而且更加黑暗。我目前唯一能做的,是点一排红烛,洒一杯老酒,仰望苍天,祭奠衷肠——让那些无声的名字,在民族苦难的记忆里燃烧!
共产极权专制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完全是依仗暴力来维持其政权,而这又可分为“软”、“硬”两种。所谓“硬暴力”那就是由军队、警察、监狱以及检察、司法系统,隨时对民众实施镇压,威慑,骚扰。另一手不妨称之为“软暴力”,那就是在思想、语言上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不容许任何不同意见的存在,一律加以诬辱,恐吓,谩骂,“批倒批臭”。
五四之于现代中国,正如春秋战国之于传统中国,是文化源头,一个不断被回溯被援引也被批判的灵感源头。九十四年来基本价值符号的曲折遭遇,一次次回溯五四,成为现代中国的历史宿命,五四回旋曲势将岁岁鸣响,直抵历史的纵深。只有当国人已不大热衷谈五四了,中国社会的精神氛围才真正五四化了。
共产主义神话的肆虐,给予人类最重要的教训之一或许是:各式各样的乌托邦,作为批判性的因素是富有价值的,作为肯定性的目标是极其危险的;作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世界,它具有净化现实社会的作用,作为在现实人间强行施工的天堂蓝图,则这条通向天堂之路往往导致地狱。
最有讽刺意义的就是,「芯片战争」要解决的实质问题,和鸦片战争要解决的其实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按照什么原则来发展不同文明之间的交往与合作。西方文明相信唯一正确的原则应该是对等(reciprocal)的原则。中国的当权精英认为,如果按照这个原则,无异于要求中国解构自己独特的政治秩序。
我们没有历史。每一代都是断代。于是,我们世世代代不得不重复黑暗,蒙昧,屈辱和恶。在比监狱更加严密的铁壁重围之中,一个注定要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圣女之死,没有一丝丝消息传出来,哪怕如晨星夜露如蛛丝马迹。
冯克利认为,现在中国不是有一种,而是有三种制度传统。“从秦到清末是皇权专制的传统,这其中只是皇权一直起作用,只是不同朝代有作用有强弱之分而已;从清末到民国,是中国人接触到了西方,有了建立新的政治的可能性,这是个近代传统;还有一个是传统是从延安开始,一直到今天。这三个传统现在在中国都起作用。”
这次修宪并不只是改变邓小平时期以来实行了近40年的一项政治制度,而是重新恢复了被辛亥革命废除的最高权力更迭规则。这一变化,对一年、两年政治影响并不明显,但对十年、二十年中国政治有很大影响,也许会有更长远的影响。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