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中美关系的这个转变,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中国再次面临何去何从的重大转折关头,过去两个戊戌年的中国政府作出了错误选择,改变了历史,使中国人民的命运变得很悲惨。如今,在新的十字路口,中国将如何抉择?
北明想借此机会回复所有听众:是你们赋予了我生命的意义。一朝轮到「境外反动势力」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讲述真相,那便是自由降临的记号,是华盛顿手记使命完成的标志。留住这个梦想,届时我们相聚,在自由的欢乐中,北明将不再讲述真相,只想跟你们一醉方休。
央视新闻发表了一篇庆祝七一的短文,标题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 习近平这些话入脑入心”。这个标题就是谎言,要说历史虚无主义,中共才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的历史虚无主义更是登峰造极。
一个国家没有对罪恶进行系统的清算,这个国家只会永远深陷在它过去的罪恶之中,只会沿着这种罪恶的惯性无可自控地,继续滑向罪恶的深渊。这场掩盖与抹去的计划执行得相当成功,相当持久。它的成功而持久甚至绝不亚于当初的展开与发动。
中共在一九九九年和二千年后所利用的那些民众抗议只是民族主义的反面点缀而已。中共过去所利用的民族主义资源似乎已经消耗尽,今天剩下的一切它看来再难以消化——这就是现在在大陆每天数以千计的民众维权和上访事件。中共现在大概已经懂得了何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真正含义。
培根说“历史使人聪明”,其前提是写真相的历史,长期生活在历史谎言宣教中的民众只能日益愚昧。多一些人,早一点清醒地对待历史,明确人民与朝廷哪个是目的,哪个是手段,最终要“保”的是谁,这是百姓祸福、民族兴衰的关键。
戊戌变法失败的原因很多。依我个人的看法,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则是国家利益和王朝利益之间的冲突。清王朝是满洲人建立的,国家与王朝之间的利害冲突最后终于集中在满汉之间的冲突上面。戊戌变法的一个最直接的后果便是满族统治集团忽然警觉到:无论变法会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好处,都不能为此而付出满族丧失政权的巨大代价。
1949年之后,人的宗教感情没办法释放,于是倾向于将自己的狂热投射到国家之上。国家取代了宗教,在很多人心目中变成神圣化的东西,凌驾在个人之上。国家的神圣化是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事实上不单是中国,很多国家也同样存在。但个人完全附属于国家,将其奉为神圣,容易造成巨大的悲剧。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那个日子格外陌生/给我临终前的勇气/呕出一个时间的诅咒/五十年的辉煌/只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
本书中的受访者绝大多数都已经不在人世,他们永远无法看到纪录他们苦难的文字和视频了。十多年过去了,天,不仅依然黑暗,而且更加黑暗。我目前唯一能做的,是点一排红烛,洒一杯老酒,仰望苍天,祭奠衷肠——让那些无声的名字,在民族苦难的记忆里燃烧!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