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抗议和请愿

雨伞运动代表了一种历史的连贯性,并以更可持续的方式在发展。雨伞运动把幽灵释放出魔瓶。今后再也没有人,包括北京的强硬派可以还抱有幻想,认为对香港自治和原有生活方式的冒犯可以不遭到反抗。眼下,当局试图以关押和恐吓来报复示威者。但是,即使他们加剧镇压规模,最终仍将失败,因为这除了造就义士以外,他们将一无所获。所以,谁才是真正的失败的一方呢?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街头发起了“反港独、反冷血、反伪学呐喊大会”,公开用血腥的语言威胁要对提出港独的人士“杀无赦”。正是北京政府,它处心积虑地通过梁振英、何君尧之流来激化香港社会的矛盾,以此浑水摸鱼,乘机彻底撕毁一国两制的承诺,以便名正言顺地将那一套“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极权制度引进香港。
维权成功不能指望明君,或所谓体制内健康力量,而是要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对当事官员造成心理威慑,并因此获得问题的解决。这一观点内在地包含了对抗和抗争更有利于当事人福利的立场,摆脱了长期的青天期待,受到相当的推崇。
邓小平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提出的一国两制意味著他本人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怀疑和不信任,而习近平则是一个教条主义者,他反对任何对社会主义教条的不恭和挑战;二是大陆和香港的相对地位发生了变化,大陆认爲香港对于大陆已经不像当初那麽重要,而且他们也已经习惯了香港权贵们卑贱地阿谀奉承,因此认爲可以开始任意摆布香港。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如果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3∙31事件”揭开了“习新政”的法治画皮,说明其根本没有政治改革的意愿,甚至比前届政府更专制、更严酷。中共宣传的反腐、“中国梦”都只是巩固其权力的遮羞布,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赵家”的长治久安。
709被抓捕、被失踪近一年的几位律师的妻子今日在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口用“水桶秀”抗议当局践踏法律的行为,并表达对失去自由的丈夫的支持,但她们均被警察带到河西区公安分局挂甲寺派出所;而被抓捕律师的四位辩护律师在到天津检察院二分院了解案件进展情况、递交辩护手续和控告天津市公安局违法办案的书面材料后,在走出来后遭警察强制口头传唤,并被威胁“不配合询问就要开手续进行讯问”。 709 被捕律师妻子们进行“今夏最潮水桶秀”被带走,辩护律师遭警察强制口头传唤 6月6号,几位律师家属们在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口用“今夏最潮水桶秀”抗议,现场正被大量国保包围,之后,...
82名来自全国不同省市的律师联名发表谴责书,谴责天津警方非法剥夺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抓捕、被失踪近一年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诉权及其辩护人辩护权的行为,以及抓捕四位被羁押人士的妻子和与妻子们合影的四位律师的非法行为。6月6日上午,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维权人士戈平的妻子樊丽丽、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在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口,展示上写表达对丈夫支持的红色水桶,11时45分左右,四人及她们委托的四位辩护律师及摄影师等人相继被警方带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直至7日凌晨3时许,他们才陆续获得人身自由。谴责书要求天津市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
80多名上海访民在联名致国务院法制办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提出两项申请:一、依法确认《国务院信访条例》第35条等规定和部分信访文件具保护地方政府违法举措、无视受侵害民众利益之实,应予修正;二、请求依法确认国家信访局不依法履行《国务院信访条例》和联手地方政府打压维权者的行为违法。申请书指出,按照《国务院信访条例》第35条规定,信访人对地方政府的复核结论不服,无法再向更高的权利机关——国家信访局提起复核,这明显违背基本常识和法理程序,更成为地方政府违法行为的保护伞,成为将民众推向万劫不复之地的恶魔之剑。而国家信访局对地方政府和无任何执法权的侵权方的截访、殴打、...
3月2日,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被刑事警察以传唤的方式限制人身自由,不准他去上海市信访办。这是冯正虎涉嫌“拒不执行法院裁决罪”一案第38次被刑事传唤。冯正虎在文中说,按照法规,这是一个废案,而这个废案的承办人还在发传唤证,太荒唐了;若“两会”期间国保警察怕他去,可以亲自告知一声,他会给面子,何必要让两位刑警违法。 冯正虎两会前被刑事传唤 冯正虎 2016年3月2日(周三)10:00许,我出门,在小区通道上受到杨浦区公安局警察卞昕、管春华的阻拦,他们出具一张刑事传唤证,用警车将我传唤到杨浦区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 这两位刑事警察又一次被国保警察利用一下,以传唤的方式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页面

订阅 抗议和请愿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