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江天勇的妻子惊闻江天勇解聘两位辩护律师的声明,不相信这是江天勇的真实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届满之时签署解聘辩护律师的声明,是酷刑之下的产物,并特此声明:家属有权聘请律师,非见到其本人确认,解聘声明无效;两位律师受家属委托,继续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释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及陪同她与谢阳的辩护律师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后,于11月21日晚在上火车准备回京时失联的;12月17日中国媒体报道称,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关于江天勇被胁迫辞去辩护律师的严正声明...
河南省鹤壁市浚县看守所在押人员赵现中于2017年4月18日心脏病发不治身亡,其后家属获知,在赵现中22个月的关押期间,他因心脏病发曾三次被送往医院急救,医院建议住院治疗及完善相关检查,但看守所随行人员强行将他带回,赵现中未能做任何心脏病的基本检查和治疗。家属请求公安部门就看守所人员的失职渎职行为进行调查,但浚县公安局给出了赵现中属于正常死亡范围的书面报告,仅以口头形式告知家属浚县看守所不负有任何形式的责任。家属向浚县检察院提出了复议,检察院2017年5月9日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将于60日之内出具对于“赵现中是否属于正常死亡”的复议报告,而非家属最初提出的“看守所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
2017年3月26日(2017年4月4日寄出) 在美中两国举行首脑会晤前夕,“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师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的妻子联合发出第四封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由于公安的不作为而导致“辱母杀人案”的发生,以及“709”案被捕律师及其家人遭受公安各种迫害的事实,指出中国公安的首要职能已经不再是保护公共安全,而是把一切官方认定的敌人打击消灭掉。她们盼望特朗普总统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释放“709”案中被酷刑折磨的无辜的人权律师。 第四封信: 709家属致川普总统 尊敬的总统先生: 近日中国网络上沸沸扬扬在传播一个案件的判决书,所涉及的案件是一年前,...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于2015年10月5日在浦东机场被限制出境,边检警察称因其“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据说是与709律师案有关。今年2月20日冯正虎再次获得日本签证,准备去日本探亲旅游,购买了3月3日赴日的往返飞机票。这次,他事先通知上海市公安局国保警察,但他们也不清楚冯正虎是否能出国,因2015年10月5日被限制出境的禁令来自北京;他们提议冯正虎改期,避免在敏感日子(两会期间)发生限制出境的尴尬事件,冯正虎接受建议,将赴日日期改为5月15日。在时隔一年半后,不知限制其出境的禁令是否已撤销,特此,冯正虎于4月16日向中国公安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公开其被限制出境的期限(...
3月31日宣判后,律师于4月6日上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苏昌兰告诉律师,虽然她对判决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认为她因参与本村的万亩土地维权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击报复。律师和苏昌兰交流了二审聘请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于当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诉状和要广东省高院公开开庭审理二审的要求书。 苏昌兰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后不久即与外界失去联系,直至律师与她会见时仍然没有消息,苏昌兰对此感到非常吃惊。 判决后第一次会见苏昌兰 吴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后,4.6上午律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说到判决,苏昌兰虽然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
2017年3月31日,四川著名异议和维权人士陈云飞被成都武侯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听到判决后,陈云飞当即用双手作出胜利手势,并表示上诉,理由是判得太轻了。2015年3月25日,陈云飞与其他20余名人士前往成都市新津县为“八九六四”死难学生肖杰、吴国锋扫墓,在回程途中遭到上百名持枪特警拦截并被带走,次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4月30日被以相同罪名正式逮捕。其后成都市检察院取消了对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将案件下移武侯区检察院。起诉书主要是针对陈云飞搭灵堂批评武侯区政府等维权活动进行了指控,指其涉嫌寻衅滋事罪。...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陈启棠(天理)于2017年3月3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六个月,在上诉截止日(4月10日),其代理律师李方平到佛山南海看守所会见了他。陈启棠情绪乐观。他说他当庭表示上诉,在宣判笔录上写道:“满纸荒唐言,一件诬陷案。不服,上诉!!!”他已写了三页纸的上诉状,对公检法违反法定程序以及打压言论自由提出上诉。他认为自己被抓、重判,远因是十几年来参与一些维权活动的积累,近因是发表文章支持香港占中以及积极营救苏昌兰。 上诉截止日会见陈启棠 李方平律师 2017年4月10日 今天苏昌兰丈夫阿德开车送我去佛山南海看守所会见陈启棠(天理)。陈启棠、...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和陈启棠(笔名:天理)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于2017年3月31日分别在佛山中院宣判:苏昌兰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陈启棠被判处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两案曾两次延长侦查羁押期限,检察院两次退回补充侦查,法院五次延长审理期限;两案在刑事侦查阶段当事人不被允许会见律师。苏昌兰案宣读判决书时只读公诉方的指控和法院的认定,不说辩护律师的辩护观点;不允许苏昌兰䃼充辩护意见;宣判后,不问苏昌兰是否上诉就宣布宣判结束。 苏昌兰、陈启棠今天上午在佛山中院分别宣判 刘晓原 2017年3月31日 苏昌兰、陈启棠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今天上午在佛山中院分别宣判...
“欧盟承认中国在消除贫困等许多人类发展领域所取得的进展,但同时仍然对维权人士和律师遭到逮捕、关押和定罪以及据报道他们的家人遭到骚扰的情况表示关切。欧盟再次呼吁立即释放所有因人权活动被拘留的人士,特别是刘晓波、伊力哈木∙土赫提、谢阳、江天勇、李和平、王全璋和扎西旺秀等人……”
“3∙31事件”揭开了“习新政”的法治画皮,说明其根本没有政治改革的意愿,甚至比前届政府更专制、更严酷。中共宣传的反腐、“中国梦”都只是巩固其权力的遮羞布,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赵家”的长治久安。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