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因房屋遭强迁、土地动迁而上访、状告政府的上海维权人士韩忠明和前妻童莉雅,于9月22日开始被8名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员在临时住处的楼道和大门口站岗,并被24小时贴身跟踪。2017年10月7日中午,韩忠明坐监控车辆外出办事访友后失踪,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家人报案,派出所以各种理由推诿,拒绝立案。近几年来,上海各区聘用外地无业人员做安保、特保和协警,一旦出事,政府即以“临时工”为由逃避职责,而公安则以没有证据或找不到人为由不予立案和追究。 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韩忠明,失踪后报警被拒立案 马亚莲 原上海黄浦区半淞园街道居民韩忠明和童莉雅,于十多年前房屋被强迁后走上维权路,在长期艰难困苦的生活重担和政府打压下...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师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师证,后又被发还一个无法执业的废证,当局还施压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并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国保找余文生谈话后,余文生律师的妻子发出呼救信,呼吁大家关注其一家的命运;而之前两天,余文生律师也发出“个人公告”,称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价的准备,并交代“后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个国宝又到家里找余文生律师,要在家里和余文生谈谈,因为孩子在家,我让他们楼下谈。国宝从我家楼下的平房中拿的车钥匙,他们在车上谈。说明这个平房现在已经被国宝安排人入住监视。 谈话约1个半小时,主要意思2点: 1...
近年来中国制度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而西方民主制度的表现一直很差。但是,对刘晓波莫名其妙的虐待,以及对其他比刘更默默无闻者的虐待,曝光显现这个中国式制度的核心弱点。刘晓波的名言是,他没有敌人;但这个专制先锋政权,就其本质而言,有许多敌人。
昨天我老家炸了锅:六姐夫工作调动取消了,姐姐旅游取消了,以后去哪儿都要打报告;四姐夫工作也停了,给他俩的任务就是把岳父岳母接回巴东,接不回绑回,要不然工作别想干了;三姐,五姐被约谈,六姐出差在外已经接到公司通知,回家谈话有任务;连我的外甥都被恩施州政法委书记约谈了。我就不明白了,王全璋被抓了,我是妻子,为什么迫害妻子的家人?只有一个目的:让我屈服,放弃对丈夫的营救。
各位亲爱的朋友,这两次我能顺利见到海涛,离不开各位朋友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支持。此次我有勇气走上去沙雅监狱探夫的路,更是大家给予我前行的胆气和力量。再次恳请各位朋友给予我们助力和支持!同时,呼吁国际反酷刑组织及国际社会对我先生张海涛的处境再次给予关注和支持!
无论你认罪或是不认罪,家门永远为你敞开!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审看为为你颁发奖章的时刻。有没有那奖章,我不在乎。在我们结婚二十年的时间里,你的良善,正直,怜悯,对公义的寻求,我都知道。我为你继续呼吁,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湖北维权人士、《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的辩护律师文东海在会见后通过检察院了解到, 刘飞跃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随州市公安局已补充侦查完毕,于2017年8月8日再次移送随州市检察院,但增加了一个罪名指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律师得知公安局在结束补充侦查后仍提审刘飞跃,指此为非法。 刘飞跃于2016年11月被刑事拘留,12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今年5月被起诉到随州市检察院,7月检察院将案件退回随州市公安局要求补充侦查。 刘飞跃被随州警方增加一指控罪名 国内信息 2017年8月16日 2017年8月15日刘飞跃的辩护律师文东海会见后通过检察院了解到,...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陈进学和张磊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看守所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现在不能确认陈律师、张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并且会见需办案单位同意为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要求。张磊律师要求看守所转交给江天勇的信;信中说,如果两周之内没有收到复信,他将控告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及相关机构侵犯他们之间的通信权利。 此前家人聘请的两位律师为陈进学和覃臣寿;覃臣寿律师因接手江天勇案遭官方在年检中设卡被迫退出代理。 江天勇案进展:律师会见被拒绝,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称江天勇已委托两位律师 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15日早上,我和张磊律师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的江天勇,...
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致信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第五次要求会见江天勇;此前,陈进学律师和江天勇的另外一位辩护律师覃臣寿共8次要求会见江天勇,该局都以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许律师会见;该局还向律师转交了一份署名为江天勇的解聘陈进学、覃臣寿律师的声明。陈进学律师认为,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不允许律师会见的理由不成立;即使是解聘律师,按照《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律师也可以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 律师会见江天勇要求书 要求人: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5日,江天勇父亲收到你局的通知书,...
吴淦在《开庭前声明》中写道:“我将被判有罪,不是因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师,不认罪,不上媒体配合宣传,揭露他们对我的酷刑和虐待。”“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