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吴淦在《开庭前声明》中写道:“我将被判有罪,不是因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师,不认罪,不上媒体配合宣传,揭露他们对我的酷刑和虐待。”“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蔺其磊律师于6月7日下午到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会见了广东珠海维权人士李小玲。李小玲说,她因急性青光眼被珠海警方耽误治疗到广州治疗仍无果,但珠海警方如此对待明显是报复她上访。6月3日李小玲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附近举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样的纸和点燃蜡烛,4日凌晨被带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5日上午被送到西城区看守所的严管仓,不能放风和购物;医嘱让她每两个小时点三种眼药水,现只能一天点三次,眼睛疼痛得厉害。律师还未来得及让李小玲签字,警察就以“时间到了”为由把李小玲叫走。据悉和李小玲所谓同案的还有六七个人,现全部羁押于北京西城看守所,罪名为“寻衅滋事罪”。 蔺其磊律师会见李小玲情况 蔺其磊律师:...
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于8月14日上午在天津市二中院秘密开庭,法院附近戒备森严,20多名声援者在天津被抓、被失联,数名外媒记者被带离。 吴淦案秘密开庭,20 多名声援者被抓,外媒记者被带离 国内消息 2017年8月15日 8月14日吴淦案开庭,在天津被抓和失联的声援者名单如下(网络综合信息): 王荔蕻、刘星、丁玉娥、朱承志、岳三哥、陆聪利、王译、佩利、李北省、黄怀觉、许光利、凌圣智、何家维、季新华、罗汉生、戈平、王金龙、张茂林、刘惠珍、陈燕华、鲍乃刚。 被抓后,一些人被所属地国保带回;王荔蕻因心脏病等病重已经回北京住院。 以下信息来自于 孙东生 的微信:...
谢文飞是一个爱国者,他热爱这片土地,他热爱中华民族。他对国家和民族的大爱,激励着他勇往直前,毫不妥协。谢文飞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监狱里坐牢,不是耻辱,而是一种荣耀。历史将很快证明:谢文飞无罪,我们都是见证者。
今天是刘晓波先生头七,很多地方很多人以多种方式在纪念他。我相信,很多人的想法会和我一样,纪念他的最好方式就是一起努力改变中国。中国这片土地上,还有无数这样的朋友,走到一起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终将形成不可阻挡的力量。
我知道将被重判,但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及今天的选择而后悔。只为连累家人,只为自己做的太少,而愧疚自责。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栽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当局执行了一个名叫“拔旗行动”的计划,对各个领域里人权活动的领军人物一概打压。郭飞雄的遭遇就是例证。当局妄加罪名,判刑监禁,这本身就已经非常恶劣了,而罔顾起码的人道,刻意虐待折磨,更是不可容忍。我们必须进一步动员起来,制止当局对郭飞雄实行慢性谋杀,要求当局立即对郭飞雄进行体检,保外就医。这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如果没有自由、民主、法治,刘晓波先生的悲剧,不会是最后一个,各种暴行不会停止。长期对我的折磨,致使身体的伤损已逐渐呈现。而虐待还未停止。如每天规定两小时放风的权利,都无法保障。伙食差如猪食等等……
王全璋律师被捕近两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无音讯的人。当局不仅拒绝他的妻子李文足为他聘请的律师会见他,还对这些律师进行各种打压。近来,两位官派律师通过各种途径找李文足,试图让她同意他们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发表公开声明,指他们违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伙同官方把一个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帮着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实。声明说,王全璋现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选择的律师,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况下万般无奈的选择。李文足在声明中表明坚持使用自己聘请的律师,并规劝拟做官派律师者自重。 拒绝官派律师的再次声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