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New!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发文 ,宣告经过她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她的监视居住,并归还扣押她的物品,但对她如何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仍然语焉不详,并且威胁她不准公开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施明磊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当局滥用刑事强制措施,用监视居住限制家属的活动并恐吓威胁家属等株连手段。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律师。 我不是“颠覆犯”了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我的监视居住!长沙国安明知道我跟案件无关,对我监视居住的目的就是让我不要发声,...
New!
荆陵屡入禁地,皆因理想追求,现摘录片语管窥其志:“不合作”的原则是爱,致良知。它的方法是从我做起,让自由成为习惯。它的力量之源是对个人尊严的保守和对个人灵魂的唤醒。让自由成为习惯是驱除专制的秘诀!个体是社会的细胞,当个体改变,整个社会也就随之改变。
New!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的女友 李翘楚 在 推特 上发表文章,详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对许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进行搜查、抄家,并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她传唤24小时的经过。她被戴手铐致手腕红肿疼痛,在24小时内被讯问3次共约6小时,被贬低人格,被威胁关看守所让她崩溃,被强迫保证与许志永疏远关系,被迫忍着经期疼痛在冰凉的监室石板上睡觉,其按医嘱服药的要求被拒绝。传唤结束后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国保跟踪监视。 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警方在多地拘留和传讯了十几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呼吁更多人关注“12∙26公民案...
New!
我脆弱的神经/怎经得起会愈加庞大的民权呼声和各种抗议/必须防患于未然/从思想根子上掐断根源/ 哪怕充分暴露了/我的虚弱和不自信/因为早已被蛀得千疮百孔的我/因为我知道/思想不是靠军队和警察就能镇唬得住的
在第一次有意识地接触公益之后,祥子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了劳工群体。“农民之子”的身份让他更能够理解底层农民工在夹缝中生存的不易,了解到生活的不公对底层农民的伤害,也看到了劳工这一群体被社会所忽视的现实,而政府的“关心”也可能只是“一场秀”。
12月5日,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12月9-10日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之际,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特对此次会议发表声明,指出:一、会议的中文名称“世界律师大会”与英文名称“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称,抢走本属于“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译名称,有鱼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盗名之嫌;二、在国际上业已存在多个律师界的会议之情形下,另起炉灶兴办这样一个会议,毫无必要;三、中国的律协有着鲜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质,兴办这样一个会议难免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四、会议主题设置为无关痛痒的微观和技术层次上的“科技进步与法律服务”避重就轻,回避中国宪政、...
每到“世界人权日”,我的心情都因制度环境的恶劣而沮丧,我的故土仍然被肆意践踏人权的独裁政权所统治,在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年度世界各国人权状况的排名中,中国总是排入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行列,常常与朝鲜、缅甸等国为伍。但愿“世界人权日”早日成为历史!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就《谈谈我认识的程渊》一文发表 声明 ,指该文严重不实,无视富能机构在公益事业的贡献,试图利用资金来源抹黑程渊和富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恶意将程渊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进行联系、嫁接和影射,严重侵害了程渊的名誉权。声明说,此文所有网帖均匿名并在同一时间段于众多境外网站发表,有理由相信这是同一黑手背后操纵的令人不齿的网络抹黑行为,目的很明显是试图利用舆论对程渊和其他当事人进行未审先判的网络抹黑和审判。施明磊敦促这位自称为程渊友人的发帖者自行删除所有网帖,停止侵权行为,并对程渊道歉。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当局的目的,迫使我屈从淫威而放弃民主信仰。我的信念是: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在所谓法治中国,普遍存在的政治迫害、人权灾难,都被以“寻衅滋事”等刑事罪名掩盖。政治迫害刑事化,造成的最大恶果是:绝大多数不知情的中国人,会认为是罪有应得。
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实施监视居住已50天,当局至今没有给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证,但却冻结其银行账户,扣押其各种证件、手机、电脑等物品,致其无法正常生活、无法还房贷、无法为孩子交学费。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别寄往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安厅,但37天过去至今未收到书面答复。9月10日,施明磊致电长沙市检察院侦查一处邓检察官,邓检察官称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转到他那里,从收到信到回复是三个月期限,他会在期限内回复。施明磊对检察官说,长沙国安承诺会尽快解除对她的强制措施,解冻银行卡,归还物品,但一拖再拖,明显是在滥用侦查权;检察官说,...

页面

订阅 维权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