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宪政民主必胜,这是天道和自然法大势所定。但中国这一代争自由的人们并非必胜,如果犯下并继续坚持若干致命的生存策略错误,这一代自由理想者很有可能沦为现实的政治博弈场上的最终失败者。阶级斗争和官民“死磕”,绝不是在中国本土实现宪政民主的可操作之路。
——行文之际,强拆铲车还在轰隆,瘟疫继续蔓延,南国洪水滔滔。俯瞰寰球,国朝四面楚歌,内忧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无耻选择性失明,依旧歌功颂德,歌舞升平,不过奏响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路漫漫其悠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屈原流放楚地的吟唱,今日在许博士身上活现。他对推进中国民主转型深思熟虑,有通盘筹谋,且身体力行。他参与基层选举、发起教育平权、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等等,都是点滴积累中国变革力量,培植社会现代文明元素。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文章指出,虽然中央政府强调要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的突出问题,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但地方政府却没有落实到位,致使一些弱势家庭在遭遇大灾大难时陷入困境甚至绝境。作者以四川蓬安县农民陆斌一家为例:陆斌工伤致终身残疾在打官司;妻子患肝癌无钱做手术;82岁老母终身残疾卧床无人护理;两个孩子面临辍学或彻底失学……政府给予几百至千元的临时救助,根本无法解决上述困难重重的实际具体问题,作者建议党中央必须全面巡视处理这些问题,真正全面实现“两不愁三保障”。 特问 何时才能真正全面实现“两不愁三保障”?! 陆大春 党中央着力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是党中央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但是,...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发文 ,宣告经过她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她的监视居住,并归还扣押她的物品,但对她如何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仍然语焉不详,并且威胁她不准公开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施明磊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当局滥用刑事强制措施,用监视居住限制家属的活动并恐吓威胁家属等株连手段。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律师。 我不是“颠覆犯”了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我的监视居住!长沙国安明知道我跟案件无关,对我监视居住的目的就是让我不要发声,...
荆陵屡入禁地,皆因理想追求,现摘录片语管窥其志:“不合作”的原则是爱,致良知。它的方法是从我做起,让自由成为习惯。它的力量之源是对个人尊严的保守和对个人灵魂的唤醒。让自由成为习惯是驱除专制的秘诀!个体是社会的细胞,当个体改变,整个社会也就随之改变。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的女友 李翘楚 在 推特 上发表文章,详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对许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进行搜查、抄家,并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她传唤24小时的经过。她被戴手铐致手腕红肿疼痛,在24小时内被讯问3次共约6小时,被贬低人格,被威胁关看守所让她崩溃,被强迫保证与许志永疏远关系,被迫忍着经期疼痛在冰凉的监室石板上睡觉,其按医嘱服药的要求被拒绝。传唤结束后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国保跟踪监视。 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警方在多地拘留和传讯了十几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呼吁更多人关注“12∙26公民案...
我脆弱的神经/怎经得起会愈加庞大的民权呼声和各种抗议/必须防患于未然/从思想根子上掐断根源/ 哪怕充分暴露了/我的虚弱和不自信/因为早已被蛀得千疮百孔的我/因为我知道/思想不是靠军队和警察就能镇唬得住的
在第一次有意识地接触公益之后,祥子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了劳工群体。“农民之子”的身份让他更能够理解底层农民工在夹缝中生存的不易,了解到生活的不公对底层农民的伤害,也看到了劳工这一群体被社会所忽视的现实,而政府的“关心”也可能只是“一场秀”。

页面

订阅 维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