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2005年春节前《中国安全生产报》召集各地记者站站长在北京召开述职汇报会,齐崇淮应邀做报告。照片由辩护律师王全璋提供 按:齐崇怀,又名齐崇淮,曾任山东工人报记者、人民公安报山东记者站记者编辑、中国安全生产报山东记者站站长,法制早报山东事业发展部主任,《记者观察》《法制周报》《南风窗》等报刊杂志特约记者。2007年6月因曝光滕州市豪华腐败政府大楼被捕。警方指控其以负面新闻为手段对肥城公安局、郓城公安局、鱼台县委宣传部、滕州城管局、荷泽市委宣传部等部门“敲诈勒索”,被判入狱四年。新闻自由日,写下这些文字记录办案过程,记念并期盼齐记者顺利出狱。 为新闻自由而辩护 ——...
1965年2月7日 生于山东省邹城市。 1993年—1995年 先后在山东省济宁市的《健康报》、《大市场报》、《科技报》做零工,学习写稿和编辑。 1996年—2000年 在山东省《农村开发报》、《山东工人报》做编辑、记者。 2000年—2003年 在《人民公安报山东周刊》任编辑、记者。
(上) 坦克进场的时候,大学生们正围坐在广场中央——广场民主大学的开学典礼已经开始。 11时许,首都的夜空依然明亮,远处不时响起枪声。人们席地而坐,平静,安静。广场民主大学首任校长严家其先生在演讲:民主的历史,民主的现状,民主与法制,民主在中国……晚风吹送,严先生娓娓而谈。民主就是多数原则,并尊重少数人的权利;民主是人民制约政府,而不是政府主宰人民;民主要依靠法治,反对人治;民主是中国人民努力奋斗了整整70年、不懈追求的好东西。 嗡嗡之声突然降临,像来自天际,有人站起来,抬头张望。你坐着,感到大地开始颤栗,紧接着,听到了你永远忘不了的声音,那是坦克的轰鸣声和高速奔驰的履带轧轧声。 “路障!”...
1954年5月15日 出生于四川成都。 1972年—1975年 到四川省石棉县当下乡知青。 1975年—1978 年就读于四川医学院。 1978年—1989年 就职于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任外科医生。 1989年 因参加成都和北京的八九民主运动,被四川省政府通报批评。 1998年—1999年6月5日 与他人共同组建西部第一个民间环保组织——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简称“绿色江河”),并发起“立碑长江源,救助母亲河”的倡议,引发了全国性的“长江热”和环保高潮。 2000年 因政府已经采纳的成都天府广场贝氏方案(由设计大师贝聿铭的两个儿子主持设计)会毁坏文化历史名城而发起抵制活动。所提“...
谭作人,四川成都人,著名的环保维权人士和网络作家。因调查搜集四川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死难儿童名单,并在网上发表《 公民独立调查报告 》而闻名,亦因此触怒四川当局,而民众则称他是“四川好人”。
一 几年前,贤斌还在四川省第三监狱(在大竹县城)里服刑,一直在外面为他奔走呼号的朋友欧阳懿就正告我,要我写点关于我和贤斌的文字。我想我实在写不出。我和贤斌的相识很简单,并没有人们想象的传奇。1993年11月,我在遂宁中学教书。贤斌从秦城监狱出来了,帮他二嫂看守过店面。我常常去和他二嫂聊天,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法官先生和在座各位: 今天,我站在这个法庭上受到审判,不是因为我犯了什么弥天大罪,而是因为我曾经想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去生活,是因为在这个弯曲的时代我不幸具有诚实、正直和勇敢的天性并且率性而为的缘故。 在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里已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有在人权和公民权利受到漠视和践踏的国家里,像我这样的正直公民才会受到如此没完没了的政治迫害,只有在司法不独立而缺少司法公正的社会里,才会上演一场如此荒唐的政治审判。 当然,用“荒唐”一词并不足以形容当局此番对我的进行政治迫害的严重性,事实上这是一起典型的侵犯人权案例,是一桩实实在在的政治冤狱,也是几千年来因言治罪历史的继续!...
1968年10月2日 生于四川省遂宁市。 1987年9月 入读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 1989年4月—6月 撰写和张贴《胡公托梦记》和《反思中国历史》等大字报,参加了北京高校的游行、绝食和堵截军车的活动。 1989年5月—1991年4月
照片由家属提供 刘贤斌,四川遂宁人,资深政治异议人士和民间维权活跃人士,被人们誉为“良知的守望者”。他是“茉莉花集会”以来第一个被中国当局重判的人。在过去的20年中,刘贤斌有12年是在牢狱中度过的。 刘贤斌曾投身八九学潮;六四镇压后,他挺身而出,和朋友一道抗议当局的血腥屠杀,筹办地下刊物。1992年,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刑满出狱后,刘贤斌继续从事民主活动,创办《公民论坛》,起草并参与多份公开信、呼吁书的签名活动;并参与组党活动,前往四川民政部门申请注册“中国民主党四川省筹委会”,成立“中国人权观察四川分部”。1999年8月,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
一本为争回自己的家园和财产而艰辛上访十余年的回忆录。

页面

订阅 维权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