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我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面。先人有说:“苛政猛于虎”,任何一种苛政都会害人。“驯兽”是一种行业,是一种新兴行业。我坐牢就当是在休息,即使被他们杀害,我也觉得比起“六四”的死难者而言,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说了。
这次港人百万人游行集会,是中共始料不及的,根本没有想到正是这个不起眼的《条例》,港人掀起轩然大波,让中共阴沟里翻了船,震撼世界,大大的激励了国内民众的反抗。港人的胜利让中国民众看到希望,看到榜样。港人的胜利证明了一个道理:一千人示威中共不放在眼里,一万人示威他会暴力驱逐,十万人示威他会手忙脚下乱,一百万人示威他会疲于奔命,一千万人示威他会与你谈判。一亿人示威政权就崩溃了。
今天下午看到的临沂监狱录制的视频中,全璋容颜苍老、神情呆滞、反应迟钝。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上一句话说完,下一句话要想上半天才磕磕巴巴说出来。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被释放回家的李和平、李春富两位律师!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心在嘶吼!
六四不是过去的噩梦,而是一系列现实的存在:一个大“天安门事件”和其后千千万万个“小天安门事件”的总和。中国人民的集体维权行动,几乎没有不遭国家暴力镇压的。公民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信仰权、言论权、集会结社权和游行示威权都被党国没收了。
维权运动的政治化或非政治化,一直是中国维权运动产生之后内部非常有争论的话题。在中国这样一个条件下,政治跟法律它根本是纠缠不清的。很多同事朋友在坐牢,但我来到自由的土地上没有受到这些迫害,比较愧疚,同时也有一种失去战场的感觉。对于维权人士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维权运动的发展有四个趋势:一个就是组织化,一个是街头化,一个是政治化,还有一个是国际化。通过互联网,通过自由知识份子和维权人士,再加上整个中国社会的,受到这样一个体制侵害的人越来越多,所以维权运动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那这个恰恰让中共觉得害怕。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曾经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今天是她去世五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她捍卫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页面

订阅 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