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中国退伍军人的维权运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走到今天镇江事件这样的全国动员的程度,如果军队系统内有人对习近平的整肃不满,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进行“政治局内人”的介入。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并开始出现扩散效应,中国的政治局势将很快进入新的阶段。
我是个较真的法律人,坚信一个程序严重违法的判决,一定是不公的、无效的。如果我被判缓刑的判决书都是在违法前提(其实是犯罪前提)下作出的,那这个听证会其实毫无意义。
王律师端起酒杯给大家敬酒表达感谢时,只说了一句话:“从今以后,我要为捍卫人权奋战到底。”五年了,他的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我的耳边,我现在还记得王律师当时说这句话的样子:他端着酒杯,微低着头,几乎一字一句,吐字缓慢,声音疲惫而坚定,仿佛每个字都是从喉管里抠出来的。
我是艺术创作的外行,但看了今天在这里展出的严正学的画作,却强烈地感受到这些画作的抗争和自由的精神。为自由而抗争,因抗争而自由,这些画作正是抗争和自由的结晶。严正学以建立塑像的方式,为林昭、张志新树碑立传,发扬她们的抗争不屈的精神,在民间争取自由民主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记录。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师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谢阳到办案单位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进展情况时,办案单位向两位律师宣读了一份其称是余文生亲笔签名的解聘律师、由自己另行聘请律师的声明,并当场宣布辩护人丧失辩护资格、办案单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两位辩护人发表声明指出:根据《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托关系的,辩护律师可以要求会见当事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故办案单位宣读的《声明》不对辩护人产生法律上的约束力,辩护人将一如既往地履行辩护职责;鉴于本案的管辖权已经变更为徐州市公安局,恳请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师的执业权利,...
李柏光之死,如同半年前刘晓波之死,给我们带来了一种深刻的终结感:新极权日臻完备,零八宪章所代表的政治改革话语,与维权运动所代表的法治化路径,都已经走到尽头,一个“新时代”开始了。夜黑无边。李柏光死了,如同刘晓波,如同杨天水,如同曹顺利,如同一个个在黑暗中倒下的人,他们的生命成为黑暗中的点点星火。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得知余文生于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逮捕,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许艳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递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公开余文生入所时间、体检情况、是否患病及治疗、监室情况、管理制度、提审情况、使用手铐脚镣的情况等信息。余文生律师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将其案件转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余文生律师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4月20日,...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属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陪同蔺其磊律师、谢阳律师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全璋,被拒绝。次日,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再次陪同谢阳律师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续、要求见法官,但法官不接电话,法警也不让律师进去找法官,谢阳律师强烈表达要求:起诉到法院一年两个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见律师,这算什么?!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与外界失联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属的陪同下,开始了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强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李文足在申请书中说,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的大堂退房时,北京石景山区的警察陆凯、李谷带人蜂拥而入,强行把她拽到一辆车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随后,有30多人守在她家楼下;她晚饭后出门去买水果时在小区门口被围住并被冲撞,报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几位朋友来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拦截,同时她家门被包括警察在内的四五个人死死顶住不让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带孩子出门遛弯儿也不得,遭到辱骂,并被威胁:“只要你们敢出来就弄死你们”。“709”...
4月13日,王峭岭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王峭岭在申请书中说,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大堂退房时,被突然闯入的一群人围住,并被四五个彪形大汉暴力强行塞进一辆轿车,她强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证,但拒绝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也不出示文书;她被带到其北京居所社区外的街道上释放。王峭岭得知李文足还被关押在天津武清豆张庄派出所后,立即赶到天津武清豆张庄,当晚她们仍住在东马圈镇瑞豪宾馆,次日上午退房时,王峭岭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强行带回北京。“709”...

页面

订阅 维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