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蔺其磊律师于6月7日下午到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会见了广东珠海维权人士李小玲。李小玲说,她因急性青光眼被珠海警方耽误治疗到广州治疗仍无果,但珠海警方如此对待明显是报复她上访。6月3日李小玲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附近举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样的纸和点燃蜡烛,4日凌晨被带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5日上午被送到西城区看守所的严管仓,不能放风和购物;医嘱让她每两个小时点三种眼药水,现只能一天点三次,眼睛疼痛得厉害。律师还未来得及让李小玲签字,警察就以“时间到了”为由把李小玲叫走。据悉和李小玲所谓同案的还有六七个人,现全部羁押于北京西城看守所,罪名为“寻衅滋事罪”。 蔺其磊律师会见李小玲情况 蔺其磊律师:...
就《国家监察法(草案)》正式进入立法审议程序,一批大陆律师、法学博士、学者联名致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提出他们担忧该法的立法将使中国的“法治原则面临危机”、“人权保障原则遭遇严峻挑战”、“平等原则受到损害”、“正当程序或被抛弃”,并提出四点立法建议,包括引入律师介入机制、引入“听证”机制、引入法律监督机制、引入诉讼机制等,以防止刑讯逼供、权力滥用及进行法律监督、接受司法审查。 关于《国家监察法(草案)》立法的四点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 获悉《国家监察法(草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第二次全会)在6月23日下午进行了首次审议,反腐败这项关乎依法治国、...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在狱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个多月后便病逝,引发外界对高智晟生存环境的担忧,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当局有意令他长期“困死”在陕北的牺牲品,无法获得基本的医疗和营养。中国维权人士和网友近日发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动,要求当局立即停止对高智晟自由权、健康权等基本人权的侵害,还高智晟看病求医、自由走动的权利。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在讨论正事之前,梁小军请求看看谢燕益刚出生的女儿。孩子一周前刚出生,距谢燕益被捕那一天已经快九个月了。孩子在一个临时安排的婴儿房里睡着了,由原姗姗的妹妹看着。“叫什么名字?”梁小军压低声音问。“还没取名字,”原姗姗轻声说,眼睛盯着出生不久的孩子。“我等她爸爸回来给她取名字。”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当局执行了一个名叫“拔旗行动”的计划,对各个领域里人权活动的领军人物一概打压。郭飞雄的遭遇就是例证。当局妄加罪名,判刑监禁,这本身就已经非常恶劣了,而罔顾起码的人道,刻意虐待折磨,更是不可容忍。我们必须进一步动员起来,制止当局对郭飞雄实行慢性谋杀,要求当局立即对郭飞雄进行体检,保外就医。这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作为中国的一名人权律师,梁小军不得不接受现实:时不时地遭遇一阵打压,是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无法回避的风险。他还逐渐熟悉了中国为了管控异见者而经常采取的施压和胁迫手段:让他们和来自政府的监管人一起“喝茶”,频繁被司法人员造访,遭受警方的骚扰。但2015年7月10日早上,梁小军知道,严重得多的事情正在发生。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律师和学者、群众理解、明白、清醒,律师死磕,是法治之兴。律师和权力媾和,是法治之殇。死磕,律师不得已之举,法治不彰,才有死磕。法治昌盛之日,便是死磕消亡之际。但这一天,还要等多久呢?
王全璋律师被捕近两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无音讯的人。当局不仅拒绝他的妻子李文足为他聘请的律师会见他,还对这些律师进行各种打压。近来,两位官派律师通过各种途径找李文足,试图让她同意他们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发表公开声明,指他们违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伙同官方把一个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帮着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实。声明说,王全璋现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选择的律师,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况下万般无奈的选择。李文足在声明中表明坚持使用自己聘请的律师,并规劝拟做官派律师者自重。 拒绝官派律师的再次声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检察院发出刑事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长苗林等人利用年审换证滥用职权打压律师的责任。控告状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担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后,继续打压人权律师;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师进入非法年审(年度考核)月后,苗林及属下更是利用官权配合中国各级公检法看守所等强权单位,不给一些律师事务所年审、不给一些律师盖年审备案章,以限制律师正常执业;余文生的律师执业证被以换发新律师执业证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师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关押的王全璋律师的辩护人。 刑事控告状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政达路2号CRD银座712室,...

页面

订阅 维权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