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人权律师作为自由、民主、秩序、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坚定捍卫者,我们将坦然面对执政当局的打压、迫害、囚禁甚至判刑,我们坚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肆意践踏法治和侵犯人权的沉渣余孽必定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无需讳言,在中国自由派中有一种对中国政治文化绝望的强烈意识,而在中国守旧派中,则普遍存在一种对中国专制文化的宿命意识。两种意识合流,极大地压抑了中国青年一代的反抗意志和建构一种能与传统衔接的自由秩序之想像力。此次香港“反送中”胜利之一大启示,就是中国有机会从上述文化陷阱中走出来。
中国人权 致信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敦促她公开、强烈、明确地表态支持香港民众的呼声:要求完全撤回引渡法修订案。该修订案引发了最近几周在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信件全文附后) “来自社会各阶层的香港普通公民,对一个威胁世界各国政府的强权大声发出反对声音,表现了他们的勇气,也鼓舞着我们所有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在信中写道。 香港政府于今年2月提出引渡条例修订案,如获通过,将会导致居住在香港或经过香港的人士被引渡到中国大陆,而中国大陆的司法体系缺乏独立性,犯罪嫌疑人得不到正当程序的保护。 香港这次去中心化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得到包括商业、法律、...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北京对贸易谈判的全盘反悔,如果坚守“底线思维”死硬不退,会有甚么结果呢?尽管中共口水战时掷地有声地宣称“不惜一切代价”要怎么样怎么样,这些代价当然是转嫁给老百姓,但经济冰河期和政治大动荡会随之而来,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代价”之一。
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反对“送中条例”所表达的是对大陆司法制度的不信任,香港官员在修改“送中条例”中的表现,更是让香港人愤怒。从习近平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周强,早已公开反对司法独立,要向“司法独立亮剑”,而李家超公开说大陆的司法独立在世界是表现好的。这不是帮到忙吗?怎能不引起众怒?
自香港回归以后,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港人不仅争取民主寸功未竟,就连原来享有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也渐渐失去。台湾情况不同,是一个独立政治实体,有自己的外交、军事体系,只要中共不使用武力犯台,台湾人民有各种方式保护台湾的民主制度。
我和其他抗争者为当日公民抗命而身系狱中,但我们没有因此忘记自己对和平、非暴力的直接行动的信念。送中恶法一旦通过,香港倒退的程度定必比现时更坏。非暴力直接行动,绝对不能保证拉倒恶法,但可以鼓励士气,继而增加民间的议价筹码,为运动创造更多空间。
6月9日,百万港人大游行,“撑自由,反恶法”,气壮山河。“送中条例”是要修补一个所谓“漏洞”,这其实是当年设计香港“一国两制”时特意留下的一道“防火墙”。它是将香港法治与大陆法制隔绝开来的一个制度安排,体现“一国两制”的精神。将这一制度安排贬为“漏洞”,显示出今日中共、港府别有用心

页面

订阅 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