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终身执政 日裔美国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成名,源于苏联解体后的那本《历史的终结》。那个年代,福山对世界的看法正如他的书名一样,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但世界的变化,也让这位学术明星不断修正自己的观点。在近期的学术作品和公开演讲中,福山特别关注中国的政治发展。他认为,中国近期提出的修宪,废除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对中国和世界都是一个不幸的消息”。 “自1978年以来,中国有过三次权力交接,这给了中国相较于非洲独裁国家巨大的优势,”他在近期接受BBC中文记者专访时表示,“任期限制意味着在领导人死后的继承问题上不会有太大的危机,对政策也是件好事...
“扫黑除恶”毕竟与高层打虎有重大区别,因为这个运动必然触及底层社会的权力和利益结构,因而涉及到社会基本秩序的稳定。因此,如果此次“扫黑除恶”的结果是加剧社会秩序的危机,将会给习近平带来更大的麻烦。
因为坚持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流亡海外,并终老他乡的刘宾雁先生,是中国文人最优秀的代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刘宾雁先生把倒塌破碎的中国良知重新扶起,为实现公平正义,向贪腐强权发起不懈的顽强冲击,展现了中国文人壮丽卓绝的精神风骨。
今天听到香港终审法院推翻黄之锋三人入狱判决。这是香港1997年以来的一件维护香港法治的重大事件。可以说,香港终审法院是维护香港法治的伟大法院!香港人民是伟大的人民!香港是伟大的香港!
中国当局对“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和出席庭审、违反无罪推定原则迫使其在开庭之前上电视认罪等方式打压律师,其后又不断对“709”案的辩护律师和其他维权律师以注销、吊照律师执照甚至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鉴于此,刘巍、滕彪、刘士辉等律师发起联署声明,呼吁司法部门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及其作为公民的基本人权,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律师。 中国律师关于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声明 刘巍、滕彪、刘士辉 2015年7月9日,针对中国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中,办案部门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
冯正虎、徐佩玲、崔福芳、郑佩佩、范桂娟、戴中耀六名上海的诉讼当事人依法控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崔亚东、立案庭庭长张铮,依法追究其不服从中共中央依法治国的决定、违反法律与立案登记制、侵犯当事人诉权的违法责任,罢免其官职,要求其任职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保障控告人的诉权,并向被侵权的当事人赔礼道歉。控告状说,根据冯正虎编著的《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 5集)》文集的揭露,上海法院至少有207件既不立案又不裁定的案例,其中187件是发生于2015年5月1日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表明上海地方法院及法官违反法律及法院立案登记制的现象相当严重。 冯正虎等人控告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 【...
截至2018年1月15日,人权律师王全璋已经被秘密羁押920天,是2015年7月开始的709打压中被逮捕的几十人中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消息的人。王全璋在2015年7月被抓捕前似乎就预见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在留给父母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这样的道路注定荆棘密布,坎坷崎岖。”
解保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并不踏实,没有安全感。尽管困难重重,基于对人性的判断,我还是有信心有耐心认为这个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社会的普遍觉醒、人性的普遍诉求包括体制内的正义法治力量大家人同此心,完全具备实现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基础,不管无权者还是当权者人人都能够心存敬畏,尊重宪法、法律,那心里就踏实了!
我希望警察知道,他们将我无缘无故关了二十几天,已经让我丢了工作,身体崩溃,家中因为律师费借了几万块,我一辈子打上了罪犯的烙印。今后,我或许很难找到工作。这次无辜受难,使我原本贫困的家庭又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北京科技大学工程力学系博士研究生赵亮,因在微信里聊天开玩笑发了一套自己编的表情包,于2017年10月12日夜晚被20多名警察抓走。尽管办案人员和警方在讯问后排除嫌疑,准备将其释放,但市局领导决定还是要抓他,为的是保证十九大前夕不出任何问题。赵亮被安了个“涉嫌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的罪名,经过一系列走过场式的程序后,被送进了朝阳区看守所……在经历了1个月不堪回首的非人生活后,他被取保候审,但已一无所有:没有了学位,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 涉嫌“领导参加恐怖组织”——我的看守所经历 赵亮(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研究生) 我叫赵亮,出生于1984年11月26日,祖籍河南郑州,...

页面

订阅 法治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