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监控

中国准备修宪消息传出,平地一声雷,立刻卷起风暴。面对中共网警密集监视删帖,网民憋着难受,在屏蔽的压力下激发不少议论创意,精准逗趣却显得悲切,遭遇排山倒海之骂名,中国政经军民各界压力,已经到了残酷斗争的临界点。
共产党在新疆开展意识形态运动,下令从幼儿园到高中,不得使用维语教材;新生儿不得起维语的名字;从知识分子、艺术家、到企业家,很多维吾尔精英被抓,被送进“政治学习班”。这种听来无害的学习班,实际上却是高墙、铁丝网、探照灯、警戒塔包围下的“黑监狱”。
我是香港人,在英国人管治下长大,认同普世价值,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四处绑架,犯下了严重罪行,理应受到谴责。从书店事件及桂民海的遭遇,反映了中国物质虽然富裕,但人权思想非常落后、野蛮。我再次感谢日内瓦人权组织,持续关注香港及中国的人权状况,并继续帮助中国发展成真正的现代文明国家。
随着对人权研讨会的迫害行径越来越收紧,他们长年累月处在监控之中。掐指算来,这种日子已经十好几年,中国的人权进步潮起潮落,十多年过去之后,渐渐呈现出一番不同以往景象。我们不知道中国的民间社会究竟在酝酿着什么?还要酝酿多久?但我们从未怀疑,一个文明的全新中国,正在地平线之下等待着升起时日。
人们通常会认为当下由科技支撑的极权统治,达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严密,任何异己都没有生长空间。是不是在这样的状况下,极权统治便没有了变化的可能,从此只能按照极权的逻辑发展?我认为不会的,有时极权体制内的一个很个别的环节,都有可能导致整体的崩坍。
解保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并不踏实,没有安全感。尽管困难重重,基于对人性的判断,我还是有信心有耐心认为这个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社会的普遍觉醒、人性的普遍诉求包括体制内的正义法治力量大家人同此心,完全具备实现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基础,不管无权者还是当权者人人都能够心存敬畏,尊重宪法、法律,那心里就踏实了!
北京科技大学工程力学系博士研究生赵亮,因在微信里聊天开玩笑发了一套自己编的表情包,于2017年10月12日夜晚被20多名警察抓走。尽管办案人员和警方在讯问后排除嫌疑,准备将其释放,但市局领导决定还是要抓他,为的是保证十九大前夕不出任何问题。赵亮被安了个“涉嫌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的罪名,经过一系列走过场式的程序后,被送进了朝阳区看守所……在经历了1个月不堪回首的非人生活后,他被取保候审,但已一无所有:没有了学位,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 涉嫌“领导参加恐怖组织”——我的看守所经历 赵亮(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研究生) 我叫赵亮,出生于1984年11月26日,祖籍河南郑州,...
居住在深圳市龙岗区的广西籍青年董奇,于2017年5月24日被捕,次日被深圳市龙岗分局以涉嫌犯有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6月30日被批准逮捕,12月28日被提起公诉。董奇的罪证包括通过网络“加入了讨论民主、讨论我党甚至诋毁我党我国等的70多个微信群”,及通过互联网制作、售卖印有“推特”图表、“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等。本文作者获悉,董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王全璋、屠夫等人的有关消息,也成为董奇的罪证。 “讨论民主、讨论我党”有罪,深圳龙岗董奇被起诉(附起诉意见书、起诉书) 云起 居住深圳市龙岗区的董奇,因为在网上定制印有“推特”图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
从2017年11月22日至12月17日,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被限制人身自由26天——在杨浦区国保警察陆巍峰直接领导下,六名杨浦区保安公司的保安人员、四名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三人一组轮班24小时看护冯正虎的家,对冯正虎“贴身跟踪”、阻止出门;若冯正虎不从,则对其进行传唤。其间,冯正虎9次被传唤到派出所关押,1次被抄家,扣押的电脑、打印机、手机以及其编著的四本新书及其他材料一直未归还。冯正虎在文中说,最近他将其四本新作邮寄给习近平及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等领导人,又一次得罪了上海的一些旧领导,因此惹祸。冯正虎的四本文集是:《我要立案(第5集)》、《保卫立案登记制》、《平反冤假错案》、《...
2017年12月7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到广州越秀区看守所会见了被以“侮辱罪”逮捕的知名网友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张广红告诉律师,越秀警方指其曾在whatsapp群转发一帖,有侮辱习近平主席的内容,他不记得转发过该帖,且该帖似乎只有“穷兵黩武”这样的批评性言论,并无侮辱性言词。律师认为WhatsApp群系私密封闭空间,警方通过软件后门获取所谓罪证有违法取证、陷人入罪之嫌;即使警方指控的所谓犯罪事实证据确凿,也不过是公民正常行使言论自由权,与违法犯罪无涉。 张广红会见通报 隋牧青律师 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知名网友,多年来发帖批评时政,屡次因言获罪,曾两遭行政拘留,时常被骚扰、喝茶。...

页面

订阅 监控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