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理论

必须坦白承认,刘晓波绝非完人(这世界上哪有完人?);不仅不是完人,他的缺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我在这篇文章里不想谈这个问题,我只想纠正目前最流行的两种误解:一种是把他美化成神,另一种是把他丑化为魔,而这两种解读都是片面之论。
刘晓波对于中国的贡献主要在于寻求一个解决中国暴力循环的和平道路。这正是他从六四这一教训中得出的反省。苏晓康认为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是他代表那些死在广场上的人向国际社会,也向中共说:政治不是杀人,政治要讲道理。这就是刘晓波的最大遗产。
六四的失败不应被看作一种失败,而是一个新时代的真正开始。八九民运以一种举世瞩目的惨烈方式结束,从道义上讲让中共政府输掉了底裤,在这种道义的巨大冲击之下,六四之后,普世价值才真正在中国开始了大规模传播并具有了生存土壤。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吗?看样子是的,实质并非如此。科技只是结果,而不是真正的原初动因。首先得有思想,有基本的方向,其次得有制度与体系配合。产生力的基础来源,是创造性。而创造性,是思想决定的,又由制度来作为保证。
林昭对人类普遍价值——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坚定信念,对个人生命价值——人权、独立和正直——的坚定守卫,是她毫不犹豫以热血和生命为之奉献的崇高精神事业。看到这一点,就会深刻懂得林昭的情感、性格、灵魂的伟大和壮丽。
托克维尔对多数人暴政的担心绝不是杞人忧天。因为摧毁旧制度不能靠大革命,同样,“将巴士底狱片片拆毁,并不能使囚徒变成自由人”。追求民主只能缘着追求自由的路径才能得到;若放弃自由去追求民主只能导致大革命式的奴役和暴政。这或许是托克维尔为全人类总结的政治教训,这也正是《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价值日久而弥新之所在。
如果仔细阅读孔丹这几年的讲话和文章就会发现,他和习近平的关系其实并非只是投桃报李那么简单。孔丹的主张和现在已经写入党章的习近平思想,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以说,中国只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既是孔丹主张,也是习近平思想,更是“上一代人的政治交代”。问题是,中国老百姓还要为他们的政治交代和政治随想付出多少民主自由的代价?
自邓以降,江、胡、习三任中共领导人不仅没有自成体系的思想学说、理论观点,甚至连“发表重要讲话”时的语言风格都没有形成过。习近平所谓“系列重要讲话”,无非是几篇官样文章,其实与《人民日报》社论分不出高低,谓之“习近平思想”,也实在是有些勉强了。
在启蒙哲人中,没有谁像卢梭一样,其思想和一生境遇关系如此紧密,没有谁像卢梭一样,引起后世如此激烈的争论,也没有谁像卢梭一样拥有如此众多的信徒和敌人。他的哲学社会学思想中充满了梦想,梦想一个人人平等而自由的社会。
当下之中国,已经处于毛泽东去世之后政治控制最无法律制约的时期,也是思想压制最不择手段的时期。由于习近平和毛泽东在个人学识、政治经历、所处时代和国际环境等方面的不同,习近平今天不可能、以后也永远不会达到毛泽东生前的那种政治影响力。

页面

订阅 思想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