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

尤维洁:每一个离开人世的父亲、母亲们虽然走了,眼睛是闭不上的。在他们内心,留下的遗憾是29年了,没有看到能给我们公平、正义这一天。我真的心里非常非常难受,因为我觉得这是国家在对人民犯罪!‘六四 ’惨案不解决,怎么能够谈到能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得到福祉、得到幸福?!”
2018年的中国春节来得晚,2月15日是斯诺先生的忌日。这天上午,我在难友——病中的尹与尤陪同下,与往年一样,就在斯诺先生的忌日当天,来到北京大学未名湖畔,为斯诺先生扫墓。
天安门母亲群体重要成员李雪文女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2月10日离世,享年90岁。李雪文女士的小儿子袁力在1989年六四惨案中遇难,时年29岁。
2018年1月13日,“天安门母亲群体”部分在京难属举行了辞旧岁、迎新春的聚会,共有四十名难属参加。与会难属为已经离世的50名难属默哀,并表示将始终不渝地坚持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直至正义的一天到来。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王范地先生因心脏衰竭于2017年12月8日上午9点51分去世,享年84岁。王范地先生是1989年“六四”镇压中遇难的北京月坛中学19岁高中学生王楠的父亲,28年来一直坚定不移地和群体一起走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
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刘霞夫妇的非法迫害,制造出强权压迫自由意志的悲剧,并在全世界关注的目光下,高强度表演其执法机关从上到下长期施行的丑恶“连坐”实践。但从西方媒体不分左右的反应来看,刘晓波已经令这个政权在社会价值方面的信用破产。
“天安门母亲”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致刘晓波、刘霞夫妇》。 晓波:您虽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拥有的人间大爱, 是世上任谁都无法比拟的。 在我们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 刘霞:为了晓波、为了您自己、为了世上世上所有挚爱你们的人; 您一定要坚强地、有尊严地活下去!爱您! 您不孤单,我们与您同在。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致习近平公开信。 习近平主席: 惊悉刘晓波先生在狱中罹患绝症且已至晚期的噩耗,我们悲痛、无奈、一筹莫展之下,决定写信向您求助。 刘晓波先生系一介书生、中国公民,是我们的同胞,也是您的同胞。眼下他的病情已十分严重,但凡有一线希望,我们想您也会和我们一样要尽全力去营救他的生命。 您是国家最高领导人,请您从人道主义出发,拿出在全球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魄力和决心,批准刘晓波先生由其夫人陪同,争取时间尽早赴国外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期待您的批准。 天安门母亲群体 2017年6月29日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声明。 当年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曾表示该笔奖金欲转赠给我们,我们感谢他的盛意。 刘晓波先生如获当局批准去国外就医,我们认为,现今他重病在身这笔奖金应该归他,由他治病所用。 2017年6月29日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如果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页面

订阅 天安门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