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

在我们的遇难者名单里,还有一名遇难者的家是在湖北仙桃市,他的名字叫戴金平。 戴金平,男,遇难年龄27岁,1986年考入北京农业大学园林系硕士研究生,1989年6月3日晚11点左右,遇难于天安门广场毛主席纪念堂附近。亲属于1989年6月10日左右在友谊医院太平间见到戴金平的遗体;校方给了2000元安葬费。 临离开北京时,我们在难属名册里看到戴金平家中情况简述,知道他是家中的长子;他死后不到半年,弟弟得了精神分裂症;父亲戴丛德在给别人打工时被歹徒打死;母亲朱镜蓉因大儿子的死原本已经痛不欲生,随后家中接二连三的不幸打击更是雪上加霜,使得她一身的病,挣扎在贫苦线上。因此,...
我和郭丽英从郑州继续坐高铁到湖北武汉,看望住在武汉的二位难属和一位伤残者,酒店的地点位于难属李显远家和刘仁安、齐国香夫妇家不远,他们两家相隔只有一站。 第二天一大早,李显远和齐国香就到酒店找我们来了,两人见到我们倍感亲切地和我们交谈,经商议,决定上午我们和齐国香一起去李显远家,下午去齐国香家。 李显远的儿子李德志,遇难年龄25岁,北京邮电学院应用物理系88级硕士研究生,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复兴门遇难,尸体从复兴医院领回。 李显远是湖北省邮电学校的老师,他的身体非常羸弱,瘦削的脸庞挂着病容,神情肃穆略带一些忧郁。我们见到他时,我内心里涌出一种心酸的感觉。在路上他告诉我们,...
中国人权 获悉:在“六四”25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中国当局阻止“ 天安门母亲 ”群体的重要成员 丁子霖 与她的丈夫 蒋培坤 在“六四”纪念日前返回北京。 消息来源说,家在北京的丁子霖、蒋培坤夫妇过去几个星期以来一直住在位于江苏省无锡市的老家,他们原准备于5月7日返回北京,但5月4日北京国家安全局人员通知他们:6月4日前不得回北京,6月5日方可随国安人员一同返回。 1989年6月3日夜晚,丁子霖、蒋培坤夫妇当时正上高中的儿子 蒋捷连 在当局镇压中中弹身亡。多年来,每到“六四”之际,他们夫妇都会在家里或在儿子遇难的木樨地举行悼念仪式;这是他们25年来第一次无法在北京悼念儿子。 近来,...
一、中国当局不让斯诺夫人看望丁子霖 3月31日,我从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中得知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先生的遗孀路易丝·惠勒·斯诺夫人将於4月1日上午11点赴中国人民大学看望“六·四”死难者母亲丁子霖教授。听完广播我很兴奋。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位美国记者叫埃德加·斯诺,他们夫妇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斯诺写的《西行漫记》,当年象我这样的人几乎都读过,给我们这一代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我对这对美国夫妇一直怀有特殊的感情。而丁子霖嘛,她是我近年来结识的朋友,而且是与我有着同样命运的一位朋友,我们两家的孩子都是在“六四”惨案中被政府的军队无辜杀害的。这次斯诺夫人来北京看望丁子霖教授,...
这些年来,每逢农历清明或“六四”周年,我的脑海里总是萦绕着三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我的小学同学、青年钢琴家顾圣婴,一个是我中学和大学时代的校友林昭,第三个就是我的儿子蒋捷连。 他(她)们不是同代人,却死于同一个时代——廿世纪后半叶。顾圣婴是在一九六六年“文革”之初,因不堪受辱而自杀身亡的;林昭一九六八年被中共当局枪杀于上海龙华机场;而我的儿子蒋捷连则被害于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惨案。 “文革”结束,顾圣婴和林昭先后由上海音乐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平反昭雪”,而导致她们从这个地球上消失的那些人,却似乎并没有受到过任何追究;至于我的儿子蒋捷连,虽然离开这个世界也已有十二个年头,但至今沉冤未了,...
我和吴丽虹看望了肖宗友夫妇后,决定在第二天上午,去看望住在成都郊区新津县五津镇上的吴国锋的父母吴定富夫妇。 吴国锋,男,系中国人民大学86级工业经济系学生,1989年6月3日夜,携照相机骑自行车离校,遇难时后脑中弹,倒地后,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长的刀口,双手手心留有明显刀痕。当时由一位老人送邮电医院,吴向老人说完他所在的学校就死了。 从成都市区开车到新津县路程的确不算太近,自己开车去到新津五津镇还开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吴定富家,这是吴家90年代末原住房拆迁后,重新购置的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家中陈设简约,但被女主人收拾得非常干净 。 一进门,见墙上挂着他们的儿子吴国锋的照片,...
这是一个感人的故事:中央民族学院86级经济系学生陈永廷,在1989年“六四”惨案中被打死后,为了寻找他的家人,牵动了很多人的心。这又是一个凄凉的故事:一个从深山里走出来的农家孩子,来到首都北京读书,他的背后是他的父母、兄弟们沉重的负担和一贫如洗的支撑,无论是谁目睹他的家境,都会不禁潸然泪下。 约在2008年或2009年时,四川的陈云飞给张老师寄来陈永廷的学生证及墓地的照片,张老师把这些照片交给丁老师,随后这个名字记录在我们遇难者名册之中,名列第202位。根据学生证上的信息,只知道他是中央民族学院的学生,重庆酉阳县人,土家族,其他一概不知。因此,在这次探访外地难属的活动中,...
从今日起,我们将陆续献给读者的这批“六四”难属《探访纪实》,是一篇篇血和泪凝成的文字。这是在目前大陆的现实环境下,天安门母亲群体能够献给逝去亲人的最好纪念。 在去年“六四”二十四周年过后不久,在京的一些难友聚在一起,心里沉甸甸的,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们费尽了心力,既不能为死难亲人讨回公道,更不能挽留住那些在以往岁月里共同抗争、而今已年迈多病的难友的生命脚步。她(他)们一个又一个相继离去,这给我们活着的难友留下了无尽的哀思和悲愤。 眼看“六四”二十五周年快要来临了,我们该为逝去的人们做些什么呢?又怎样来纪念这些死难者的亡灵呢?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们与外地的难友只是靠写信...
赖笔是北京医科大学87级学生,1989年6月3日晚上,他与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出去,那两个同学先行回去,只有他留在西长安街上,6月4日临晨,为抢救伤员在南长街口被流弹击中脑部,送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1岁。 我们的第二站是到广西南宁市邕宁区,看望赖笔的父亲赖运迪。 邕宁,原是广西省一个壮族自治县,与南宁市相毗邻,随着城市的发展和扩大,现在与南宁市合并,成为南宁市的一个区。 2013年10月16日,我们从广州出发,坐了一夜的火车,第二天早上7点多到达南宁市。安顿好住处后,给赖运迪的女婿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已经到了南宁,问他怎么坐车去他那里。事先,从北京出发时,已经和他联系过。...
2013年11月中旬,我和郭丽英到中国的中部地区河南、湖北、江西看望生活在那里的“六四”难属。 我们先到郑州看望生活在女儿身边的孙承康、于清夫妇。1989年,他们最小的儿子孙辉在北京遇难。 孙辉,遇难年龄19岁,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1989年6月4日晨,孙辉骑车寻找被戒严部队冲散的同学,身穿红色的“北大”背心,下穿牛仔裤,于复兴门附近被射杀。 我们从北京坐高铁到郑州,两个多小时就到达。出了火车站,孙承康老伴于清和他们的女儿孙宁早已在站前等候我们的到来,见面时,大家都觉得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非常亲切地拥抱在一起。 路上,只要一提到孙辉,孙宁就禁不住流眼泪,可以看出,...

页面

订阅 天安门母亲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