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酷刑

今天,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开庭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寻衅滋事”两罪合并,判处中国著名的活跃人士 郭飞雄 (本名 杨茂东 )6年有期徒刑;而后一项罪名是在庭审前新增加上去的。 与郭飞雄同案的 孙德胜 ,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而 刘远东 案则单独审理,其案曾于2014 年 1 月开庭审理,直到今日才做宣判,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其有期徒刑3年。 法院给郭飞雄新加的罪名,是在庭审前才向郭的两位律师李金星和张磊宣布的。对此,两位律师感到震惊和愤怒,张磊律师说:“他们要给郭飞雄直接增加一个‘寻衅滋事’罪名。我出离愤怒了!太黑暗了!装模做样听取律师意见,却又不让律师发表意见,...
余文生律师于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抓捕,后被羁押99天,其间遭受酷刑,并患上疾病。为此,余文生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依法追究恶警冯盛名、韩超实施酷刑的刑事责任。 余文生对恶警酷刑的诉讼 刑事自诉状 自诉人:余文生,48岁,北京市人,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栋6门107室,电话13910033651。 委托代理人:梁小军,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1:冯盛名,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察 被告人2:韩超,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察 诉讼请求: 依法追究冯盛名、韩超刑讯逼供的罪行 事实和理由:...
今天在日内瓦,40名中国政府的代表面对联合国独立专家,就中国执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情况接受了3个小时的尖锐提问。今天的会议开始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对中国遵守条约义务的第五次审议。 委员会的9名成员深入研究了中国几乎每个领域履行公约责任的情况,包括立法、行政、司法以及其他为防止酷刑所采取的措施(根据参加审议的专家不得参与对其所属国审议的规则,委员会中的第十名成员——一名中国籍成员,被要求弃权)。 委员会专家们的提问,不仅包括酷刑的实施和为有效地防止它所采取的措施,如由于暴力行为在关押中死亡的数字和是否有统计数字显示禁止酷刑的法律被执行;...
(唐荆陵会见状况)9月1日葛永喜律师到广州第一看守所会见唐荆陵,将圣经经文读给唐荆陵听,唐荆陵一直希望有本圣经看,但所方与国保一直不同意。从去年到今年大家邮寄和送的书、寄的信都被一看扣压和退回。在被关押期间,唐的母亲去世,当局丧失人性没有让唐荆陵去看母亲最后一面及奔丧。唐荆陵、袁新亭(袁朝阳)、王清营三人1年3个月没有放风,他们被迫参加劳动、晚上被迫加值夜班。他们分别被关在一个二十平米20一30人的监房内,长期营养不足、生活条件很差,三人关押期间生病得不到医治、被同室和管教变相欺侮,被带手铐、脚铐、定铐,受到非人折磨。这一切由看守所与国宝授意。他们三人在肉体上、精神上倍受折磨。...
8月11日余文生向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区政府、监察局、检察院发出控告函,要求调查追究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余文生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和责任。 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 被控告人: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控告请求:依法调查追究被控告人对控告人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及责任 事实和理由: 2015年8月6日夜23点多,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角派出所十余人(其中两人穿警服)撬锁破门闯入余文生家中以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传了余文生,无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搜查了余文生的家,并扣押了电脑等物品(已退回)。 余文生在被拘传的24小时期间,始终戴着手铐(其中前10个小时是背铐),固定坐在铁椅子上,...
多年来,我读过约十几本有关中国监狱的回忆录,但没有一本像廖亦武这部细致而又绘声绘色的狱中纪实对我产生如此的影响。这本书之所以打动我,应归结于廖亦武所特有的诗人的才华、作家对细节的敏感,以及他愿意倾听狱友们多彩而悲惨的故事。 世界上只有极少几个国家,一个人会因为写了一首诗或拍了一部电影而身陷囹圄,遭受深重的苦难。中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那个国度惧怕艺术家;在艺术家对执政党构成威胁之前,党必须对他们进行打压。 廖亦武毫无保留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甚至包括那些使他看起来像一个卑陋龌龊的年轻诗人的丑事。他在参加自己心爱的姐姐的葬礼时,与一位陌生女人发生性关系,丧服散落在地上。...
黑龙江失地农民维权代表杨春林在服满刑期后,今日从香兰监狱获释。他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5年,出狱后仍面临被剥夺政治权利两年。他由家人接出监狱。
【中油集团抚顺石化公司公安干警侵权案】因向企业纪委实名举报中油集团抚顺石化分公司某车间主任聂思智的贪污行为,1996年张恒银被企业公安干警拘留并被刑讯逼供致残。十五年来张恒银要求追究涉案干警的刑事责任,但未有任何结果。
【倪榕因严打入狱案】八十年代初中央开展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活动,使许多无辜者含冤入狱。福建公民倪榕因在抓小偷的现场被抓,酷刑折磨后被送医院抢救四天才脱离危险。他不被允许请律师。福建省永安县(现为永安市)法院秘密审理其案,庭审只进行了两三分钟,法官由借来的饮食服务公司的经理担任,将他以抢劫罪判刑8年。1983年12月4日他被送到云南省嵩明县四银煤矿服刑,因一直不认罪并坚持申诉因而没有获得任何减刑,1991年8月12日才刑满获释。他从1984年就开始向各级机构申诉,但至今为止,除了收到“申诉材料已经收到,转交有关单位处理”之类的函件外,其案件没有任何单位真正去处理。...
毛恒凤作为一名三个女儿的母亲,被警察非法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毫无音讯,又由于她在劳教所受尽折磨与摧残,导致浑身伤病严重,为此在母亲节之际向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呼吁,请求关注! 2011年2月24日,几十个安徽和上海警察用盖有安徽省劳教管理局黑公章的终止所外就医通知的传真复印件,把已经被它们折磨得还只剩一口气、回到家才两天的毛恒凤非法从家中带走后,至今已两个多月了,没有仼何相关部门用口头或书面的方式通知毛恒凤的家属有关她的确切下落,更谈不上安排会见了。她的丈夫在2011年2月28日寄挂号信给安徽省女劳教所,收信人为毛恒凤,信的内容是希望她收信后能简短回信,可让家人知道她的下落,...

页面

订阅 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