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美中

New!
——习近平突然要求节约粮食,不单是粮荒问题。对毛泽东的徒子徒孙来说,他只记住“备战备荒”与“广积粮”,担心中美开战,中国因为缺乏粮食而内乱。何况现在中国外汇被习近平花的七七八八,没有多余买粮食,只能要民众勒紧肚皮了。
New!
——中共和中国没有能力解决自己的政治问题,将对美国越来越构成一种更加难以对付的挑战,即中国走向全面失序的挑战。在我看来,无论是美国的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无论是美国的鹰派还是鸽派,事实上都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个挑战。
——对中共高层而言,苦撑待变80天之后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到底是好是坏,最多只有一半一半的可能。假如特朗普再度当选,中共怎么办?它恐怕就只能在冷战不断升级的轨道上再苦撑4年了;倘若如此,4年之后,中美关系将又是一番天翻地覆之变。
——北京终于对香港反抗力量的领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许多人的预料。如果中共不能彻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仅会鼓励港人坚持抗争,而且会鼓励更多内地人奋起抗争。这是中共最大的噩梦,因此,为了防止这个噩梦成真,北京已经顾不了许多。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弃反制,而是它没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对等报复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还有自己的另类打算:为躲避美国的锋芒,佯装回归“韬光养晦”,面对美国一步紧似一步的制裁,中国方面不反制不报复,不是示软,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变。
——今后的国际关系将不再是开放社会国家交往的一体化,而是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国家并存的两体世界;全球化肯定还会继续存在,只不过形式和内容将会有巨大的改变。整个局面,以西方世界为一方;以中国、朝鲜、伊朗这些封闭社会国家“孤儿院”为一方。世界会因为复杂而冲突不断。
——当年由尼克松开启的中美接触,已走过了近五十年的轮回,时间的钟摆现在大幅荡向另一侧。蓬佩奥的演讲,意味着完全不同的历史周期开始了。这并非只是本届特朗普政府的姿态,而是来自美国不同部门的意见凝聚,更是来自两党共识。
——中美关系是回不去了,只会越来越糟糕。现在,美国并不想从中国获得经济利益,也不打算跟中国并存,而是彻底把中国当作自己的敌人。中国现在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可能为时已晚,美国人失去了对中国的信任。
——7月,美国对中共的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个政策得到了两党高度一致的支持,不可能因为选举的原因导致政策转变。中共利用武汉肺炎大流行而加强的战狼外交,也在这个新形势下放慢了脚步。这是在观望犹豫,在等待美国大选出现中共所希望的结果。
——港版国安法的霸王硬上弓,显示在中国专权政治之下,《基本法》的保障已经荡然无存。香港人若不是选择移民离去,就要面对至少已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政治现状。在国安法围堵下,35+恐怕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即使实现35+,只要看看国安法的硬上弓,就知道民主派也难有作为。

页面

订阅 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