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弱势群体

支持“六·四”学生民主运动中的普通市民、工人、职员、农民、甚至还有像我这样的民警,他们并不是“暴徒”,相反是名副其实的抗暴者。这是一份记忆,是一份良知,是一份对正义的追求,也是一份对残暴中共政权的客观记录。真理是需要不断重申的:忘却他们无异于泯灭良知,帮助他们就是在救赎自己。
唐荆陵是一名坚定的人权捍卫者,又是一名非暴力运动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从他发起的无数次公民不合作的行动中,我们看到了一名自由战士坐言起行的领导力与号召力。为着这样的理想,他被囚禁五年,母亲在他入狱期间病故,而妻子则被迫去国别家流亡海外。
维权运动的政治化或非政治化,一直是中国维权运动产生之后内部非常有争论的话题。在中国这样一个条件下,政治跟法律它根本是纠缠不清的。很多同事朋友在坐牢,但我来到自由的土地上没有受到这些迫害,比较愧疚,同时也有一种失去战场的感觉。对于维权人士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维权运动的发展有四个趋势:一个就是组织化,一个是街头化,一个是政治化,还有一个是国际化。通过互联网,通过自由知识份子和维权人士,再加上整个中国社会的,受到这样一个体制侵害的人越来越多,所以维权运动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那这个恰恰让中共觉得害怕。
一个人,彻底放下身段,仰视一个又一个穷困而又伤痕累累的冤民,一字一句倾听他们的声音,记录他们的需求——我见证了何为“与哀哭的人同哭”。云飞为了保护朋友,尽量勿跟人接触。云飞这种表达,戳痛人内心深处某个隐秘角 。今天,找到“爱到深处心卑微”这句话,才理解云飞的“怯怯”,才真正释怀——泪奔……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她曾有过安稳的工作和优渥的日子,然后这女孩心中有一团温柔而艳丽的火。这团火让她忍不住去关怀他人、关怀世界。她只是继续往前走,心中那团温柔而艳丽的火带着她越走越远,逐渐进到了无人敢进的雷区。
生活在中国境外的一百万或更多的维族人,尤其是那些近年来离开中国的维族人,常常有这种朝不保夕的无形存在感。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加大了他们被遣返回国的风险。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种种限制——包括无处不在的监视和任意拘留——直到最近才引起人们的关注。
走进村庄,更令人感到凄凉,家家户户躺着-至二个艾滋病病人,贫病交迫,80年代末90年代初,官商勾结处处设立采血站,号召民众有赏献血,实际情况是卖血,并说:“献血光荣,献血不得高血压,献血致富”,卖血惹来了艾滋病大流行,政府官员对这么大的艾滋病疫情不是积极防治,而是百般捂盖,不许任何人去疫区调查了解、救助等活动。
我儿子所做的是为无权、无钱、无能力的弱势群体建立了个平台,为他们发声,他做的是正义的。我儿子为弱势群体做事,受到当局打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有剩下他一个,妻子离了,儿子跟母亲去了。我是他的母亲,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他受病魔的折磨而死在狱中。

页面

订阅 弱势群体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