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青年

观察今天香港的非暴力抗议运动,再回目西藏七十年的抗争历程,和平和非暴力、不合作抗争对抗中国共产党这样邪恶政权的艰难是可想而知,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西藏人继续在抗争。香港人为了“香港的自由和未来”,唯一的出路也是继续抗争。
香港的大规模反抗运动是一场中国政府合法性的危机。这场反抗也是在呼吁世界其他地区支持我们为尊严、平等和自由所做的奋战。这些走在游行队伍最前方的、出现在城市大街小巷的抗议者,可是在面对一个极端强大的共产主义暨法西斯主义政权。
你们的出现,给了我们希望,让我们看到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上,至少还有一个地方还是有希望的。更为可贵的是,你们让我们看到了久违的血性、勇敢与正直,以及公民不服从的素质,像高耸的狮子山,面对暴政,永不低头。
香港的“勇武派”的历史角色会更接近那个刺杀费迪南公爵的青年,还是迎击德国轰炸机的驾驶员?我以为他们有后者的机会。这个信息时代的技术条件对他们成为后者有利。正如当年的航空技术给那几千个青年驾驶员带来拯救英国的机会一样,信息时代给香港的“勇武派”青年带来了创造历史的机会。
“如果6月12日我们不用暴力的方式,送中条例就过啦。所以这个政府就是告诉我们,暴力是有用的。如果不使用暴力,我们可能永远争取不到民主。”“共产党是个拿着刀子的政权,你不可能跟拿着刀的人讲道理,你要嘛自保,要嘛把他干掉,所以你跟他讲道理没用。渐渐地,我就变成勇武派。我们也不想死掉啊,但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这场抗争也许是香港人的最后一场抗争。希望各位内地同胞谨记,香港的抗争者,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那群勇敢、正直与善良的中国同胞在弥留中所遗下的嘱咐的宿命。
香港主流社会一向和平理性,以往对示威中使用武力的接受度极低。但这些年,随着港人对政府管治体系的信任和接受度逐渐降低,主流社会对抗争不同光谱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对激进抗争者心怀同情。“六不”口号在现场最大程度地团结了抗争者,“兄弟爬山”让运动的界限彻底模煳。去中心化,因而处处都是中心,没有广场,结果处处都是广场。
如果香港守不住法治的底线,特别是守不住司法和执法队伍去政治化的底线,香港自救就无从谈起了。而反过来,如果香港精英和市民守住了这个底线,香港的法治和自治文化,就有可能像百年前那样对内地产生重大影响,催生一场重建共和的光荣革命。
人们问香港能赢吗?我的回答是,只要坚持,他们就不会输。这是一场关于人的价值的抗争,自由、正义与尊严,从这个层面说,香港人民已经赢了。没错,如果他们放弃,那么专制机器将取而代之。但尽管残酷的独裁可能会击败他们,它却永远不会“赢”。
这次完全由年轻人带动的反送中运动,许多我们固有的思维被打破,许多过去民主派认为应该或不应该有的行为模式都无意义。我学到的最重要两点,一是我们老一辈绝不能被固有的经验束缚,二是战胜恐惧。

页面

订阅 青年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