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青年

特区目前正处于十字路口上,领导人如今应已意识到高压手段在特区根本行不通,一味加强打压特区的力度,也不可能令港人屈服。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要尽快推行民主政制,并立刻停止干预特区事务,真正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否则,强硬实行一国一制,香港肯定完蛋!
如果说太阳花的变天,是民进党取代国民党执政,那么未来的变天,就是台湾年轻人要与中国代理人彻底切割。太阳花是台湾年轻人拒绝服贸协议,拒敌于国门之外;这次则是要在台湾内部清除中共的第五纵队,确保台湾内部的安全。因此这次的再起实际上就是进一步的再醒。
中国撕毁曾经做出承诺,试图将中国实行的制度移植到香港,自由民主阵营的国际社会对此进行批评和谴责理所当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基本的道理对有常识的人而言是如此的一目了然。但是,对于已经习惯于靠暴力来压制不同声音的极权政府来说,他们也许永远不会懂得这个道理!
这是香港人的家,无论我们在六月经历多少苦痛、争取到多少成果,这都是香港人用血与汗抵抗而来。我们团结,我们永不低头,我们互相帮助。但无论有多累、有多辛酸,我们不会放弃的,是吗?
我不鼓励自杀,不想把牺牲浪漫化,所以我也不支持这次冲击。但请容许我在此恳请呼吁:在谴责这次冲击前,请先问一问你自己:你会谴责一个想自杀的人吗?还是你会问一问,是什么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谁本来可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若要谴责,请先谴责这些制造绝望的人,可以吗?
无需讳言,在中国自由派中有一种对中国政治文化绝望的强烈意识,而在中国守旧派中,则普遍存在一种对中国专制文化的宿命意识。两种意识合流,极大地压抑了中国青年一代的反抗意志和建构一种能与传统衔接的自由秩序之想像力。此次香港“反送中”胜利之一大启示,就是中国有机会从上述文化陷阱中走出来。
香港这次反中国霸权的意义,远远尚未显示出来。一个显见的效应,便是“一国两制”彻底破产,而中共拿不出任何替代方案,除非它改制。这个破局,将引发中共三十年来推行的“大一统”战略的毁损,其后果也必定逐渐会在新疆、西藏渐渐显露出来。
6月14日晚,香港中环遮打花园举行了“香港妈妈反送中集气大会”,现场聚集了六千多位父母,反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前天公开提出的“妈妈论”,他们喊出“我要年轻人同行”、“爱护下一代”、“不要开枪”、“孩子 你不是暴徒”的口号,力挺香港年轻人。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蔡玉萍代表宣读声明,指警方粗暴攻击和平示威的年轻人,令妈妈心碎,她比喻这群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母亲,有点像天安门母亲,但不希望子女的下场和当年的学生一样。
拼命反抗、尽力保护,这正正出于你们爱香港的心。香港的年轻人,你们值得拥有更好的成长地方,你们并不是特首口中任性的孩子,更不是暴徒。而她也绝不是她口中的所谓「母亲」。我希望以一位母亲的身份向香港的年轻人说一声「谢谢」。
我和其他抗争者为当日公民抗命而身系狱中,但我们没有因此忘记自己对和平、非暴力的直接行动的信念。送中恶法一旦通过,香港倒退的程度定必比现时更坏。非暴力直接行动,绝对不能保证拉倒恶法,但可以鼓励士气,继而增加民间的议价筹码,为运动创造更多空间。

页面

订阅 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