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青年

记者是担当报导真相、传承历史的角色,对于亲历的六四的真相,更责无旁贷。梁慧珉在协和医院看到推着一叠叠的尸体,其中一位年青学生,颈上穿了一个大洞,仍然紧握拳头,双眼睁着,彷佛在诉说他死不甘心,那影像深刻烙印在梁慧珉脑里,三十年仍然不能释怀。
血汗工厂四个字早已不陌生,改革开放四十年,它们用工人的鲜血和生命将自己打造成了法治中国的照妖镜,什么当家做主、民主权利、人身自由、公平公正……越漂亮的也就越丑陋!惨淡的现实淋漓的鲜血,辛勤劳动的工人不应该被粗暴对待,我要一直跟工人在一起,寻回失去的尊严和权利。
小到一个学校,应以学生为本,大到一个国家,应以人民为本;若是本末倒置,罔顾人的权利和尊严,则学校和国家更失面子,更无荣光。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就不懂呢?抑或是权力在握霸道惯了根本意识不到呢?
高科技互联网是中共的天敌,应用高科技互联网的一代也必然成为中共的天敌。中共以低俗之名关闭“内涵段子”,实是政治原因。说内涵段子低俗,每一个人都有选择低俗的权利,何况选择低俗,一方面是中共宣传“高大尚”的破产,另一方面是对高贵的反抗精神的残酷镇压所至。
作为老三届知青中的一员,我怎么看知青生涯?我的看法是,对绝大多数老三届知青而言,知青生涯既不是可歌可泣的,也不是不堪回首的,而是无法忘怀、心有隐痛的。
居住在深圳市龙岗区的广西籍青年董奇,于2017年5月24日被捕,次日被深圳市龙岗分局以涉嫌犯有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6月30日被批准逮捕,12月28日被提起公诉。董奇的罪证包括通过网络“加入了讨论民主、讨论我党甚至诋毁我党我国等的70多个微信群”,及通过互联网制作、售卖印有“推特”图表、“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等。本文作者获悉,董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王全璋、屠夫等人的有关消息,也成为董奇的罪证。 “讨论民主、讨论我党”有罪,深圳龙岗董奇被起诉(附起诉意见书、起诉书) 云起 居住深圳市龙岗区的董奇,因为在网上定制印有“推特”图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
年轻人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因为年轻人敏感。如果香港没有真普选,香港就没有光明的未来,年轻人就没有希望,中共这只庞大的红色恐龙,一步步渗入香港,挤压香港自由空间,年轻人们做的,并不是暴动,也不是颠覆,更不是革命,而是抗命,是抗争,是守护自己的自由空间。
就像你爱一个人一定会愿意为她付出代价一样——你爱香港,希望香港更好,你就会为了香港而坐牢。这些,我都不担心。但是,作为你的兄长,作为你的支持者,尤其是作为一个具有丰富的坐牢经验的前政治犯,我还是有些话想叮嘱你——希望你可以看到我的叮嘱。
杨舒平,为你骄傲!只有善良的孩子才有说真话的勇气,以“清新的空气”表达自己,用诚实给母校一个谦卑的致谢。她讲出了真话,说出了中国的结症:自由,我们缺乏自由。
2016年3月底,“女权行动派更好吃”的主页君张累累运营的新浪微博账号被销号,新浪的封停帐号理由是“此微博出现发布有害信息等违规行为”。张累累的这个新帐号今年以来只是转发和发送了几条提倡妇女权益的微博,“难道平时积极宣传性别平等的理念被新浪认定为有害信息了?”她需要更多解释。为此她多次进行网络申诉,并直接到新浪公司广州办事处尝试申诉,但都未能得到实质回复。 于是,张累累及其代理律师分别于4月6日和25日在广州和北京两次试图起诉新浪,但当地法院都拒绝接受起诉材料。5月11日,张累累再次连同代理律师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第三次状告新浪公司及其广州分公司;5月16日,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

页面

订阅 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