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选登

文章 1 — 75 (154)
New!
躺平主义”近日成为中国互联网流行词。它的意思是,年轻人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维持生存最低标准,拒绝成为他人赚钱的机器和被剥削的奴隶。它具有主动选择和反抗行动的意义,因此被称为中国年轻人的思想解放,一种无声和无奈的反抗。这是中国社会“内卷化”的结果,即过度竞争、低水平竞争或者囚徒困境。​
  • Margaret Ng Ngoi-Yee - Studio Incendo
香港资深大律师吴霭仪,前立法会议员,因组织和参加2019年8月18日“未经批准集结”而与其他八名活动人士一起被定罪,包括黎智英(Jimmy Lai)、李柱铭(Martin Lee)和李卓人(Lee Cheuk-yan)等民主运动领袖。吴获判缓刑。在2021年4月16日法庭陈词中,吴指出:“法律必须为人民服务,而非人民为法律服务。”这是其陈词原文及中文译文。
弹指之间,已是一年; 过去的冬天,藏满了武汉人的心痛; 来临的春天,溢满了武汉人的哀思。
自古人生谁无死?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手头这些关于中国艾滋疫情的真实资料被湮没。我这次外出,是为了不让艾滋病人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病例白费。自 2009年走出国门至今,十年多了!我与骨肉亲人阴阳相隔或天各一方,思之怆然。万里西风夜正长,断肠人在天涯!
我的妻子张青刚做完结肠癌伴肝转移开腹切除大手术,马上需要进行持续24周的化疗。我必须立即赶赴美国,尽全力照护。她为我付出了一切,今天是轮到我为她付出一切的时候了。我将克服一切艰险,跨越一切刀山火海,在所不惜。如果我在2021年1月28日晚无法顺利登上上海至华盛顿的预定航班,我将即时进行无限期绝食。
近代以来,中国人的社会心理总要找个救世主、大救星才满意。特朗普是中国人的大救星吗?好像不是。拜登上台就真的没希望了吗?看看拜登团队的布局,好像不是悲观主义者们想象的那么恐怖。白宫的班子里边,华尔街出身的头头比特朗普时期少,外交国防班子对华强硬派比较多。
美国绝不会放弃自由的价值,不会放弃对法治和民主的坚守。当然,我也看到了习近平不放弃「定于一尊」的决心。因此,我对「时与势在我们一边」的解读就是,恐怕美中两国最终还是要彻底摊牌,难免一战。
——服从大家的决策,如果决策错了也可能船毁人亡,各行其是就必然会船毁人亡。怎么选择呢?聪明的人类选择有生存的机会,不要必然船毁人亡。躲在书斋里的理想家们可以选择必然船毁人亡,反正死的不是他自己。中国的书生自古以来就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习惯,所以缺乏契约精神,自以为可以不负责任,乃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习近平对香港和新疆镇压之决绝,尤其在武肺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后,他对世界问责压力毫不理睬,说明他的权力之旅,进入了新的境界。任何人要挑战他的权力和意志,都会遭到不顾后果的打击。面对内部严重分裂的美国,习近平会对美国民主价值和秩序,发起更咄咄逼人的攻势。
——我认为它同遵义和十一届三中一样,都是历史性的会议。当然也有不同:以往那两个会,是扭转了乾坤;眼前的这个会,则开辟了核心一言定乾坤的新时代。党媒的口头禅一经提升为中共中央条例的明文规定,就决定了本次以及今后一切中共中央全会的过程和内容:一切都请核心说了算,全部都归核心说了算!
——孙大午出身贫寒,父母以捡破烂为生。辞职下海后,夫妻俩以养鸡起家,他的企业大午集团集一度拥有16个厂和一所学校,年产值过亿。他自称是一个坚定的“人民公社”的信仰者,在企业内实行“乌托邦”的实验。职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医疗。
——五中全会提供了一个明确信息,就是中共没有、也不会去讨论接班人议题。这更证明了习近平要把龙椅坐穿的决心。这一称帝宣言早就由习近平宠信的重臣栗战书公开说出来了。如果说,终身执政有点不确定性,那么,习近平要占着茅坑至少二十年,那是板上钉钉的。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最后当选,都不是因为谁有一个能得到多数选民支持的愿景,而主要是因为有太多选民更不喜欢那个败选者。这正是美国政治深陷领导力危机最明显的症候。美国政治的领导力危机带来了这样一种危险,没有能力有效地对爆发内部危机的中国进行积极干预。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大清的悲剧会不会成为中共高悬的明镜或警钟呢?习近平和中共高层官员都知道他们将自己活成了一个卑劣无耻的笑话,他们自己却总将自己当成神话不会破灭的盛世传奇!这不抗美援朝,手撕美国佬的神话剧又要上演了。
——不管王岐山愿不愿意,中共的江山他总是有份的,他个人和家庭的生死祸福都挂靠在党这杆旗帜下,当党需要他的时候,他又要出来为党效命了。中共的问题不是只有金融难题,而是体制性的﹑根本性的,神仙难救。“让子弹再飞一会”,飞到力尽,子弹还是要落地的。
——九个月后,你赶到天山陵园,和他会合,从此永不分离。他离开你,走了十年,你追上他只用九个月。就像那天我们在河边散步,他驮起盈盈大步流星往前赶,你说他走得快,走不远的。果然,拐过弯就见他站在桥下阴凉里擦汗,等着我们。从前在你心里,现在在你身边。朱洪,朱洪,我们会想你。
——她那一代人,把绚烂的青春和朝霞似的理想,拱手奉献给了魔鬼,还不可能得到晚辈的谅解,唯有自己去消化那种悔痛。她宁愿客死他乡,绝不肯为那个体制再做一次殉葬。老太太一辈子受了多少苦啊,照样活到九十四岁,多么强大的生命力!我想她已经获得了一种新的理想的支撑。她的强大不是凭空的。
——民初的西式民主实验仅维持了不到一年便仓促谢幕,个中原因,制度移植出现的水土不服,以及中国因长期的专制皇权统治而缺乏骤然推行民主政治的基本土壤都是过去常常被讨论到的。但也必须看到,议会政治作为一项外来的政治制度,从建立到健全,本身就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中间必将经历漫长的自我调整和自我完善的过程。
——《人权宣言》在文本上、实践上确有一些明显的缺陷。它只有大原则而无实施细则,有抽象权利而无可行手段,下达了难以圆满完成的任务,肯定了难以普遍奉行的学说,基本上不具有现实的可操作性。法国人的宪政经验更值得我们吸取,《人权宣言》的宝贵价值与文本缺陷应引起我们的特别警醒。
——习近平南巡,显然是在制造矛盾、混淆视听,矮化香港“一国两制”的特殊地位,进而打造深圳为替代香港的新国际金融中心。中国要为他的无知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中国人民还能容忍多久!
——虽然身体勉强,但无奈国已不国、民亦非民、命非吾命。这个世界的苦难可以消解我心头的苦难。偶然之间的无意之举促成一些人福利的提升,也居然在自己的内心点起一丝亮光。所以,我也许可以安慰在无望中的读者:请不要绝望,只要还在努力。
——在失去了香港之后,自由世界认识到,不能冒失去台湾的风险。即使中共最终一定会失败,但失去了自由的台湾,将极大增加自由世界对抗中共的代价,也将增加中国人赢得自由的代价。
——达赖喇嘛是卓越的宗教领袖,他的中间路线理念具有本质的柔性、善意和悲天悯人的情怀。他的言论见证了他对中华这块土地深怀情义,更对伟大的佛教传统数如家珍。的确,中国不仅是伟大的佛教传统的接力者,而且事实上已经成为最大的佛教文化国。
——深圳永远没办法超越香港,是深圳的司法状况,是与国际接轨的一套观念体系,在这方面,深圳很难超越香港。现在不可能,在可见的将来也不可能;甚至永远也不可能,除非中国发生一些比较重要的政治政治改革,否则,以现在的体制,香港的地位是不可能由深圳替代的。
——对中共来说,天下没有比维持一党专政更重要的事,一国两制也好,一国一制也好,都要服从一党专政的大原则。习近平在位也好,退位也好,中共都不会改变对香港的基本政策。香港人的命运,唯有寄托在历史变迁的必然性之中。中共逆时代潮流而动,最终会在时代潮流中没顶,这是历史规律决定的。
——无论红二代还是老百姓,无论大资本还是小职员,包括中国那将近一半的穷困人口,都已经认识到民主法治的优越性。他们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严,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权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独裁专制统治,就只能行使他们暴力推翻暴政的权利。
——习近平应该最清楚,因为正是他本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严重误导了特朗普,对美国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追究中国政府对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责任之压力,早已成为习近平最大的心病。仅仅数月,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的恶化,就彻底断送了四十年中共历届政府积累的外交成果。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还赶不上毛泽东的文革时代。
——不错,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没有“人权”和“自由”这两个词汇或概念。但这不等于中国人没有对人权和自由的感觉和追求。108年前,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今天的台湾有着成熟的民主制度,在人权与自由方面有十分良好的记录。台湾远比大陆更好地保持了中国的文化传统,这有力地证明了人权价值的普适性。
——由于中国过去长期奉行极左,反“左”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此“左”非彼“左”,中国的极左和西方的所谓“白左”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中西之间的“左”、“右”对接变成了一场跨洋误会。这场误会不仅会让我们失去反极权的同盟军,而且已经产生了自由派内部的价值观混乱,甚至可能改变“自由派”本身的底色。
——我们这一代最大的负资产,就是那个十年的洗礼。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负,使得我们这代人有的时候,显得特别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负交替在一个人身上显现,显得特别的吊诡。这一代,实际上也是最惨的一代人。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一个惨到没法言说的晚景。
——准确了解了中国流氓的特点和作用,就在很大程度上了解了中国的革命。反过来说就是,不了解中国流氓的特点和作用,就不能充分了解中国的革命。流氓各个民族各个国家都有,但中国的流氓自有“中国特色”,因而,中国的革命与中国的流氓之间,也会表现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关系。
——中美关系恶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从7月开始两国进入了冷战状态,中美两国在军事、谍报、经济和政治领域开始了全方位对抗。虽然中共在贸易和技术上高度依赖美国,却仍然坚持以美为敌和对美强硬,其制度原因是“民主恐惧症”和“政权虚胖症”这两种红色政治基因。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所谓“新冷战”,美国采取的既不是“遏制政策”,也不是防守。而是主动出击,如入无人之境。而中国,既有骑虎难下,骑上去容易下来难的困境,又在全世界没有真正的盟友。从这个意义上讲,“新冷战”根本不是冷战,如果一定要说美中之间会有一场“新冷战”,它要真打起来,可能就“首战即终战”。
——香港人只想争取我们的自由,只想同行的勇者可以保护自己。香港人不是想影响全世界。每一个抗争者的牺牲都让我们心痛,被送中的12人的每一个我们都百般不舍。但如果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至少希望世局的变化可以告慰于牺牲的勇者:世变源自香港;而香港的黑夜或许有天亮的时候。
——25年前就有人预言香港之死,但这预言没实时应验。25年过去,香港终于死了。我仰望向天,在暗黑无星的夜空,我看见在遥远之处,正浮现出一点很难察觉的金光。望望身旁,原来我不是孤身一人,有很多人都与我一起,大家就朝着远处那点微弱的金光,手拖着手,迈步走去。
——一年多来,香港就像是撬动世界历史的一个支点,正如梁继平在立法会说的: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独裁者生,中国人亡,独裁者亡,中国人生,二者必居其一。香港人抬起头来,永不屈服,永远团结抗争,直至我们改变这个世界,改变我们的宿命。
——联合国成立七十五周年大会上最瞩目的是特朗普及习近平的发言,从中大家不难警觉新冷战正式揭幕。联合国成立的目的是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避免任何大规模战争,尽可能维持和平。目前的联合国需要美国,但美国不需要联合国。若改变不了现状,美国大可退出联合国,并成立以自由民主国家为成员的国际组织。
——蔡霞希望以最低的社会成本去实现中国政治转型。我认为中国政治转型已经丧失党内改革派主导的可能性。国际、国内形势的改变将会大大鼓舞海内外民主运动力量,颜色革命的条件已经成就。它如同地火正在燃烧、蔓延,并终将在不久的将来喷发而出,势不可挡。
——为了保证言论自由的宪法,也意外地保护了骂美国,不准骂中共的自由。从文学上来说这是不是有一点象黑色幽默的21条军规。虽然微信禁止言论自由,但禁止微信又违反了言论自由。
——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否则永远无法走出生活的阴影。脱离苦海的根本不是身在何处而是心在何处,只有心从那段阴暗的经历压迫中彻底解放出来,人才能真正地脱离苦海。
——央视发布的《花木兰》海报只有三个文字,也就是影片的核心思想、花家传家宝剑上镌刻的“忠、勇、真”。宣传部门严格控制的中国网媒大张旗鼓地对这三字进行阐释。从内容看,与其说是影评,不如说是习近平关于妇女工作的指导意见。
——中共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统战就是对他们的强力控制,将他们纳入共产党绝对领导之下,目的就是保住中共的政权。对民营经济的统战与对香港的“全面管制”和“二次回归”一样就是消灭一切颠覆中共统治的可能性。中共正在将绞索慢慢地套在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头上。
——“官派律师”现象正在以我们看得见的速度和频率增加,正在成为中共政权压制公民权利、打击异议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国际组织和国际媒体能够持续关注这个现象,并一起努力阻止情况变得更糟。
——加速的第一推手是当今集大权于一身的习近平,他被称为“总加速师”,实乃名副其实。他在一系列问题上的误判,如隐瞒疫情,实施战狼外交和口罩外交,强推《香港国安法》等等,事实上已经加速将中共带入困境。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围剿中国的战略进展神速,以至于胡锡进都不得不发文纠正中国人“全世界都是中国的敌人”的“错觉”。在这个形势下,习近平不仅没有逆转大局的能力,而且发现,他挣扎用力越猛,反而会加速自己的死亡。
——邓小平就是一个“进化了的独裁者”,在香港问题上,他提出“一国两制”并保证50年不变,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把香港变成中国内地的一部分。习近平一改邓小平路线,“加速”进行香港的内地化过程,从强调“一国”高于“两制”,摘下了“一国两制”的假面具,结果是唤醒了港人的警惕,开始了大规模的激烈的街头抗争。
——迪斯尼制作的《花木兰》不仅仅是一部电影,它是荷李活为了金钱而牺牲普世价值观、向极权叩头的象征。如果是这样,那真的不是一部片的问题,而是涉及“美国创意自由中心”荷李活的价值异化,涉及西方企业为了利益而牺牲自由向暴政叩头——这个当前全人类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中国真的要走向现代民主政治,有八个字:“去习”——首先要请习下去,打破目前这个僵局;接着就是“非共”;第三,我们现在的制度必须要变革。“变革”而不是“改革”;还有两个字,“和平”。我不希望中国的政治变革过程是血腥屠杀的过程,希望它是一个和平的过程。
——尤当在下蒙冤羁狱之际,潇男女士仗义直声,以笔呼号,因传播真相而惹恼有司,这才埋下今日牢狱之灾的祸根。别作恶,放下屠刀,释放潇男,还潇男自由,还潇男夫妇自由,还这个世界以公道!潇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负女子,坐牢杀头,请自章润始。
——由于大多数签名者的红二代身份以及公开信的体制内立场,因此可望在体制内获得更大的共鸣与呼应,也使得当局很难出重手压制,别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它也再一次证明,体制内、党内、红二代内,反对习近平的声音已经达到何等程度。
——这次抗争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公务员参加抗争。内蒙古广播电视台有300多位员工集体签名反对汉语教学政策。第二,已经有人以坠楼来抗议。习近平对蒙古族的打压,必然会激发“蒙独”,也会有些人逃往蒙古国避难,以蒙古国为基地支持蒙独。
——所谓三权分立,要义在于三权可以相互制衡。能够起制衡作用,首要条件就是每一“权”都能够独立运作,没有依附关系。能够独立运作,就是分立。没有了司法独立这个核心,香港自然不会有三权互相制衡,三权分立已经不存在也。
——习近平突然要求节约粮食,不单是粮荒问题。对毛泽东的徒子徒孙来说,他只记住“备战备荒”与“广积粮”,担心中美开战,中国因为缺乏粮食而内乱。何况现在中国外汇被习近平花的七七八八,没有多余买粮食,只能要民众勒紧肚皮了。
——中共和中国没有能力解决自己的政治问题,将对美国越来越构成一种更加难以对付的挑战,即中国走向全面失序的挑战。在我看来,无论是美国的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无论是美国的鹰派还是鸽派,事实上都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个挑战。
——中国人关注美国大选,更多的还是关注候选人对华政策。数天前通过的美国民主党最新党纲显示,民主党在对华政策的强硬程度方面空前提升,和共和党并不相上下。事实上,在大局已定的中美关系中,谁当总统也许已经不是关键了。
——宪法最基本的理念和最高原则应当是人民至上、人民权利与人权至上原则。否则很可能使宪法沦为“弱者贫者被征服者的卖身契约”。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首先应当把权利“放出笼子”,给权利松绑。
——白俄罗斯总统大选的舞弊和操控的现象,引发了白俄罗斯人民的极大愤怒,卢卡申科已经完全失去民心。白俄罗斯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对于非民主政权来说,再强大稳定的统治,都可能只是表象,人民一旦走上街头,其统治就可能土崩瓦解。
——政权为他罗织罪名,戴耀廷坚持为港人编织希望。他仍觉得有生之年,能见香港重生,但愿香港人的爱与希望不灭,“冇咗希望就系顶唔到嘅时候,当人冇咗个希望,就系冇㗎啦。”
——香港是属于全世界的。中共现在强推港版国安法,要把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摧。表面上上看,中共是在挑战和威胁香港人民的自由权利,实际上是威胁全球秩序和人类文明。从这个角度讲,中共与全球为敌,尤其与人类文明为敌。中共是人类公敌!
——顷接聘书,衷心欢喜,与有荣焉。至暗时刻挽臂前行,心火相映中烛照前路,神流气鬯中呼唤未来,而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痛何如哉,快何如哉!
——粉碎中港共分裂香港民主力量的诡计,走出中港共编织的罗网,反过来用这个机制来团结社会上不同派别的民主力量。“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香港人自主的志向是不能改变的,政治人物不能向强权示弱,任重而道远。
——中共如果不停止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就只能灭亡,并且连累国家陷入崩溃,将人民推入水深火热之中。而制止习近平胡作非为的机会,就是今年的北戴河会议。如果确实更无一人是男儿,北戴河会议就会风平浪静,之后大家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对中共高层而言,苦撑待变80天之后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到底是好是坏,最多只有一半一半的可能。假如特朗普再度当选,中共怎么办?它恐怕就只能在冷战不断升级的轨道上再苦撑4年了;倘若如此,4年之后,中美关系将又是一番天翻地覆之变。
——北京终于对香港反抗力量的领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许多人的预料。如果中共不能彻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仅会鼓励港人坚持抗争,而且会鼓励更多内地人奋起抗争。这是中共最大的噩梦,因此,为了防止这个噩梦成真,北京已经顾不了许多。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弃反制,而是它没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对等报复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还有自己的另类打算:为躲避美国的锋芒,佯装回归“韬光养晦”,面对美国一步紧似一步的制裁,中国方面不反制不报复,不是示软,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变。
——民主维权运动的核心资源,需要而且能够由道义价值扩展为政治实力,其核心枢纽和原点发动机就在于铁窗英雄群体的理想性、厚德性和人格境界。这并非在夸大少数人的力量,再造中华民族的价值等级表的操作起点,总得从某些具体的高贵生命开始。
——后极权主义社会的“泛敌化”,使每个公民都随时可能成为政权的“敌人”,原因不是公民做了什么,或者他们违反了什么法律,恰恰相反是因为坚守了法律,而使他们成为了权力认定的“敌人”。这种“关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被敌人化”的可能性,导致了后极权社会弥漫着恐惧,造成后极权社会人心惶惶、万马齐喑的状况。
——七岁那年我在做什么?那是个三反五反、清算斗争世道不彰的混乱时期,父亲去了香港,母亲被关起来劳动改造。我因为年纪小不懂惊恐,生存的本能让我直觉找到简单的生存方法。今天回首我不禁赞叹造物的神奇,童年的灾难使我很早感受到上天的眷顾。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人。今天虽然黎智英等还不至于砍头牺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刘晓波这样在狱中迫害而死。黎智英这些义士对此十分清楚,但他们仍然不为所动,坚持留下来,等着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毁香港,但摧毁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历史进程中构建和平民主社会的核心原则、主张及立场是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其中,坚持个体权利本位、程序正义贯穿始终,以此原则解决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民族问题、社会问题等各个方面。
——反对派如何拥有一种政治意识、具有政治眼光和自身的政治策略,而不仅仅停留在道德控诉以及揭露的层面,这对于我们恐怕不是一个过时话题。
——今后的国际关系将不再是开放社会国家交往的一体化,而是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国家并存的两体世界;全球化肯定还会继续存在,只不过形式和内容将会有巨大的改变。整个局面,以西方世界为一方;以中国、朝鲜、伊朗这些封闭社会国家“孤儿院”为一方。世界会因为复杂而冲突不断。
——宪政民主必胜,这是天道和自然法大势所定。但中国这一代争自由的人们并非必胜,如果犯下并继续坚持若干致命的生存策略错误,这一代自由理想者很有可能沦为现实的政治博弈场上的最终失败者。阶级斗争和官民“死磕”,绝不是在中国本土实现宪政民主的可操作之路。
——政治抗争方式的选择,全在于自己,这与权力无关,但事关权利与自由。即使表达个人认知与体会,也不能规定别人的选择。登山路千条,俯仰一月高。每一条抗争之路,都值得一试,而不是事先反对。任何正面努力,都应该得到积极评价和鼓励。
——当年由尼克松开启的中美接触,已走过了近五十年的轮回,时间的钟摆现在大幅荡向另一侧。蓬佩奥的演讲,意味着完全不同的历史周期开始了。这并非只是本届特朗普政府的姿态,而是来自美国不同部门的意见凝聚,更是来自两党共识。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