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吴定富、宋秀玲的证词 ── 遇难者吴国锋的父母

1999年01月31日

吴国锋,男,出生於 1968 年 7 月 3 日,遇难时不满 21 岁;生前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管理系 86 级学生;89 年 6 月 4 日凌晨遇难,遇难地点不详,在北京邮电医院找到尸体;现骨灰一直存放在四川家中。

我们远在四川成都新津县,89 年 6 月 8 日上午 10 点,镇政府派人通知我去谈话,到了镇政府,当官的告诉我:你儿子吴国锋在北京遇难了,详情不知。当官的要我们到北京去料理后事,说由白副书记陪同一起去。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真是晴天霹雳,不知所措,由政府官员扶持,跌跌撞撞回了家。到家后我只有哭,国锋母亲问我为何要哭?在再三追问下,我只得如实相告。国锋妈妈当即大叫一声,从凳子上昏倒在地,一直到傍晚才醒过来,以后就不吃不喝。

6 月 9 日,我们从成都乘火车上北京,两天一夜国锋妈妈未沾一点饭食,只喝了一点水。到了北京,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的一位姓张的副书记,是个女的,她到车站把我们接到学校招待所,要我们先休息,第二天谈事情。

第二天,系主任和张副书记向我们通报了“六四”前学校和国锋的情况,问我们有什么要求?我们要求把国锋的遗体运回四川。答覆说不行,中央命令就地火化。我们说,国锋上有爷爷、奶奶,不能把遗体运回去,也要让我们照几张相片带回去,好向老人家交代。他们答覆说,可以,但要严守秘密。6 月 13 日,我们在西单邮电医院为国锋举行了告别仪式,国锋在北京的同学都到了,学校其他系的学生被劝阻没有参加告别仪式。仪式结束后,我们将国锋的遗体送到了八宝山公墓火化,当天下午取回了骨灰。

国锋死得好惨啊!他后脑一枪,肩、肋骨、手臂都有枪伤,肚脐右下有 7 至 8 公分的刺刀创伤。可以断定,当时他连中几弹后还没有死,后来又用刺刀把他捅死的,他的两个手心里还有很深的刺刀痕,他一定是去夺刺刀时划伤的。我们见到他的遗体上半身血糊糊的,真是惨不忍睹。

国锋於 1986 年 7 月以每门课程平均 90 分以上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遇难时差一个月才满 21 岁。他本来是我们全家的希望!国锋遇难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极大灾难:爷爷奶奶想念孙子变成了半疯状态,常年生病,生活不能自理;父亲经不起这么大的打击,肢体麻木,不能走路,失去了工作能力,每月只靠 100 多元病退的生活费度日;母亲因得知儿子遇难后跌倒在地,头部留下严重创伤,落下脑痛后遗症,一想起儿子就头痛,一见到国锋的同学就哭,引起视力严重下降,也已失去劳动能力。

吴定富、宋秀玲
1999 年 1 月 24 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