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向强权说“不!”

无锡的何凤珠怀孕6个月大的到星期二在天安门放礼炮,其后被无锡市公安局滨湖分局抓捕最后决定取保候审。 本文是无锡上访人士何凤珠直接发给 中国人权 的。文中讲述了她于2015年10月11日在天安门前放礼炮“上访”的原因:一是为了揭露无锡滨湖区政府偷拆房子、绑架抢劫、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对其全家造成的残害;二是为了法治的进步,为那些推进法治进步的人权律师呼吁。 我为何要在天安门前放礼炮及我所认识的王宇律师 这次去放礼炮就是被逼得没办法,10月11日差点把我打流产,报警后不出警,看到这种打压法律对于老百姓,毫无意义。我84岁奶奶周静文她的眼睛在滨湖区太湖街道书记许年平,...
如果说我以前竭力避免人权律师这个圈子,是因为李和平律师。我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家门天天被警察守着,受不了丈夫在外地办案时被某个派出所抓了进去,受不了丈夫被套上黑头套绑走暴打。在709事件发生后,我想了解为什么这些律师成为人权律师?他们是怎样在外人看来满地黄金可捞的律师行业里,选择了不讨好,赚钱少,污蔑少不了的人权律师这条路? 接触人权律师五个月,我由衷地感慨:这群人权律师,是精英中的精英,律师中的良心! 那些个身价过亿的财阀,那些汲汲营营终于登上官场高位的高官,是世人眼中的精英,但是真正的精英却不是这样的!良心未泯的人才有机会成为精英。法治社会律师依法办案不稀奇,...
昨晚收到儿子的短信:妈妈,何时来呢?我答应去接他,因为春富律师出事,就又被耽搁了。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我一时还不能回这个短信,因为我解释过太多次了。如果这个孩子的父亲真的杀了人,贩了毒,放了火,我可以坦然对儿子讲,父亲做错了事,我们因为爱,和他一起站立。无论他怎样,我们接纳他。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的律师阅卷权,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人的在刑事侦查阶段的不受刑讯逼供的权利,而被公安机关带走,现在连涉嫌罪名都未告知的情况下,家人备受煎熬的情况下,我告诉儿子的却是,不要以恶报恶,要以善胜恶。 难道不是吗?和平终究会出来,不是吗?春富终究也会出来,不是吗...
我的寻找丈夫的过程,以春富被带走,带到一个想不到的角度。而我,在连着两天被北京市公安局打电话告知要跟我谈谈,要谈谈网络上的文章,被我拒绝后 今天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首先,我很怕,自从上次和平被警方带走没有消息后,我不相信警方的话。所以当今天片警来敲门时,说是带了合法手续,我没办法相信。我的门下面没有缝,塞不进来,我要求门外面的人从阳台把东西吊上来,我签字,就跟他们走。但是门外的人拒绝。就这样僵持了两个钟头,我说多简单的事,你让我看到我签字我才敢开门,对方就死活说你到阳台看一眼。我说三楼我看个毛啊。给你个筐子吊上来。不给。无奈,我一直打电话,打110,打110投诉,打110报警,...
“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帮助的人怎么办?我是依法维护当事人权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对。”—全章语录 作为人权律师的妻子,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你的安全。每当看到你日夜奔波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时,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你还得常常面临跟踪、恐吓、暴打、甚至是拘留。所以我劝过你,希望你能换个职业,或者是只做经济案子,可你总是很坦然,“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帮助的人怎么办?我是依法维护当事人权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对,这也是你常常鼓励我的话。”可现在看来,我真的做的不太好,我每天都会难以控制的担心、害怕。担心不到三岁的孩子天天要爸爸又长期见不到爸爸,幼小的心灵会受到什么样的创伤;...
其实李家兄弟最励志的版本不是李和平,而是李春富。和平老家可以用赤贫来形容。我跟和平当年在老家办婚礼时,婚床上没有褥子,是稻草上铺了粗布床单。在那更早的时候,和平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春富要升初三了。但是家里供不起两个人同时上学。学习成绩不错的春富就是要牺牲的那个。我记得我婆婆说,春富在床上躺了几天,终于接受了现实,决定去南方打工,可以资助家里和哥哥和平。春富的打工经历历尽坎坷。他睡过坟场,饿过肚子,被人捅过一刀在腹部,被克扣拖欠工钱也经历过。他说在工厂时当厂里的技术员示范时,他目不转睛,总想我也要会这个。于是,他当上了技术小组长。终于攒了一万块钱,那时是1998年。他想回老家盖房子,...
最没有想到的是,在寻找李和平律师的过程里,李和平的亲弟弟,同为律师的李春富律师在8月1号晚上,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带走。同时家也被抄,电脑,卷宗,书籍等被带走。我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想不明白跟和平所办案子并无交集的李春富律师,为何在这个时期被带走?或者就因为他是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师所办的案子民事较多,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也会被带走。他的五岁儿子,我常常以“小雪球”这个昵称代替他乳名的那个小人儿,煞有介事的说:“爸爸是被手铐拷走的”。小雪球的妈妈在惊恐中不忘哄儿子说“那是玩具。”小雪球以肯定的语气反驳他的妈妈“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还好,雪球的哥哥并不在场。现在,...
以前总是抱怨日子过得太快,从7月10号起,每一分钟都在煎熬。家被搜查结束时,我想着再难受,也不会超过48小时。等足这个时间,我就请律师会见和平了。事情的发展超过我的预料,我这个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家属,觉得我知道的法律知识,统统不管用了。 我着急了,只好去天津找人。第一次我去天津,连公安局刑警队的门都迈不进去;去看守所查人的下落,也是一无所获。第二次是人失踪后的第八天,因为有律师随行,终于走进了公安分局的法制处。被告知人不在他们分局,让我们去禁毒支队看看。还好,在禁毒支队遇到了一个特别高大魁梧的警察,相对客气的态度把我们一干众人让到了会客室,关上门。我心里却突然不争气的紧张起来,...
和平被警方无手续带走后,我们从开始的等待警方给拘留文书,到48小时后的主动寻找。被告知都是“不知道”。再后来听说有律师的未成年孩子被警方带走,我再也无法镇定了。 把孩子们送进车站进站口,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儿子并不想走,我说如果你留在北京,我出外不能带着妹妹,把你跟妹妹放在一起,你们两个都未成年。坏人来了你可以打110,但如果是警察趁我不在家要把你们带走,110管不了。至少你离开北京,在老家有大人陪着。这话我也是安慰自己。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到哪里真正能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呢?女儿被老家的狗吸引走了注意力,儿子已经15岁了,经历了四个小时的抄家过程,明显的沉默下去了。儿子被劝走了,我为了活跃气氛...
考拉,本名赵威,91年出生的姑娘,今年仅24岁,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新闻专业,大学开始就从事于公益活动。2014年10月起任著名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助手,从事法律维权工作,参加过“平冤大蓬车”、“江西高院门口律师捍卫阅卷权”等维权活动。 考拉于2015年7月10日被北京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并抄家,至今无任何拘留通知及手续,也不知道人被关在哪里,家人也无从探视。 我们认识的考拉正直善良、勤奋努力,她的志向是做个律师,能够去帮助在司法中得不到公平对待的弱势群体。她原本准备参加今年9月份的司法考试,但是现在已经失踪14天。 考拉的爸爸妈妈和朋友们都非常担心考拉,...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