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薛明凯拒绝接受警方关于其父“跳楼自杀”

2014年02月03日

2014 年1 月29 日,山东曲阜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和母亲王书清为躲避追捕、寻求保护,进入曲阜检察院,仅过了几个小时,警方就通知王书清说薛福顺“跳楼自杀身亡”。薛福顺今年52岁。据与薛明凯和王书清谈过话的知情人士在网上发布的信息,他们两人均拒绝接受当局所谓“自杀”的说法。

薛明凯今年24岁,2010 年和2012 年分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两次刑期共计4年。 2013 年9 月15 日,他第二次刑满获释。据报导,为了躲避警方追踪,他现在已经离开在河南郑州市的妻子家,目前下落不明。薛表示,他坚信其父不会自杀,因为他的父母知道他反对一党专政,并告诉他不论任何时候,他们“都不会想不开的”。

以下是知情者在网上发布的有关这一事件发展的信息:

1月23日,曲阜市政府维稳人员到薛明凯的父母家,让他们叫薛明凯回家。在遭到拒绝后,维稳人员将薛明凯的父母绑架到一个宾馆(黑监狱)中扣押起来,并对他们进行威胁和殴打。 1月29日,他们寻机逃进曲阜市检察院,希望寻求检察部门的保护,但是政府维稳人员追进检察院,并将他们分开控制,把王书清带到一个宾馆。当天傍晚——离中国农历新年不到两天,王书清接到警方电话通知,说她丈夫“跳楼自杀身亡”。

1月31日,中国农历新年当天,被关押在曲阜市联合大学宾馆的王书清在电话上告知关注他们的维权人士说,曲阜刑警队刚找了她,通知她马上要对薛福顺的尸体进行解剖。她指责警方企图火化她丈夫的尸体以毁灭证据,要求必须由山东以外的法医到场进行尸检。

日前,公民权利关注组部分成员就薛福顺非正常死亡发表的声明,呼吁对该案进行公正和独立的调查。该声明由30名公民权利关注组成员签名发表,正散发征集更多的签名(附后)。公民权利关注组是在“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被判刑(2014年1月26日)当天,由众多学者、律师发起成立的。

异议人士的人权和公民权利不容侵犯

——公民权利关注组部分成员就薛明凯父亲薛福顺非正常死亡的声明

2014年1月29日,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在挣脱曲阜维稳办非法控制后,到曲阜检察院寻求保护,遭曲阜维稳人员尾追。在此过程中,薛福顺离奇坠楼死亡。曲阜维稳办滥施法外暴力致人非正常死亡,我们对此强烈谴责。

我们敦促:

1、彻查薛福顺死因,包括司法调查和公民独立调查,所有调查应在程序上确保公正和独立,调查结果应予公开。曲阜维稳办作为当事方,必须在调查中全程回避。

2、曲阜维稳办有义务保全薛福顺惨案的证据,不得毁坏证据;不得限制遇难者家属请律师的权利;未明真相前,曲阜检察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澄清自己及协助调查。

3、曲阜维稳办立即停止对薛明凯母亲王书清的所有法外强制,确保王书清的自由和安全。同时确保薛明凯自由旅行的权利不被剥夺。

4、对薛福顺遗体,应由山东省外的有资质的独立的法医鉴定机构做法医鉴定,鉴定结果应予公开。

5、对曲阜维稳办及具体责任人,必须司法问责,以儆效尤。我们将保留追责的权利。  

必须指出:薛福顺之死不是孤立事件,而是维稳体制之恶。异议人士事实上不受法律保护,维稳部门可以随意侵犯其人权和公民权利,甚至可以株连其家人,此类暴行蔓延已久并酿成诸多悲剧,薛福顺之死只是诸多悲剧中的最新一个。以侵犯人权、破坏法制、破坏国家正常秩序为特征的非法维稳不终结,悲剧还会不断重演。

谨此,我们郑重呼吁:终结非法维稳,终结非法拘禁等一切法外暴力,回到法治轨道解决问题。这一切,请从彻查薛福顺惨案开始。否则,一人不自由,即人人不自由;异议人士不能免于恐惧,则所有同胞都不能免于恐惧。

特此声明

公民权利关注组(排名以姓氏拼音为序):

欧彪峰、艾晓明、程巢父、冯崇义、葛文秀、胡贵云、江天勇、康保成、李德福、李齐成、李威达、凌迎松、刘绪贻、马贵全、谢丹、笑蜀、徐飞、叶海燕、姚富强、余修付、杨子立、余宗亮、吴金圣、王衡庚、郑恩宠、张国安、赵国君、钟恒、张帆、甄江华

附1:薛明凯小传

薛明凯,1989年10月8日生于山东曲阜,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曾在2010年和2012年两次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入狱,其父亲薛福顺、母亲王书清皆受牵连,王书清曾被劳教1年。

2013年9月15日,薛明凯刑满获释,刚抵杭州即被国保控制,并遣返山东。其父母屡遭曲阜维稳人员非法控制,甚至被送进精神病院。今年1月23日起,又被当地维稳人员软禁在一家宾馆。 1月29日,薛明凯父母设法逃脱控制,到曲阜检察院寻求保护。但曲阜维稳人员追踪而至,把王书清抓走。王书清后来接到的曲阜警方通知说,薛福顺从曲阜检察院四楼跳下身亡。

薛明凯称,他和母亲都不相信薛福顺是“跳楼自杀”的。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