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杨大榕的证词 ── 遇难者杨撼雷的父亲

1999年01月31日

杨撼雷,男,1970 年 3 月 24 日生,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流芳宾馆厨师;6 月 4 日凌晨,於北京饭店西南池子附近遇难,左下腹脾脏部位中弹。

6 月 3 日下午,撼雷说要出去换月票,我们家长再三嘱咐他一定要速去速回,因为现在外面很乱。可他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等到晚上,没有回来,等到第二天,还是没有回来,等到第三天,也没有回来。我和他母亲到处寻找,到处打电话,找遍了亲戚朋友和他的朋友同学,都说没有见到。一直到第七天,6 月 9 日那天,他的一位同事到我们家来问小雷回来没有?我们问他,你见到撼雷了吗?他说,6 月 3 日那天杨撼雷买完月票就去了他家,晚饭也是在他们家吃的,吃过晚饭后他们俩就出来(他的同事在朝内南小街禄米仓一带住),当时已是晚 8 点左右,路上也没有公共汽车,人很多,大家都朝东单方向走去,他们也随着人群走到东四后又向南走去,不觉走到北京饭店前边,回也回不来,走也走不了,就这样在那里大约耽了 4 个小时。忽然人群骚动、枪声四起,大家一齐向后乱跑,他们俩从此冲散了。

我们听了他同事的叙述便到协和医院去查找,果然查到了,但看衣服颜色好像不对,医院医生说,你们不看他衣服已经被血染了吗?枪伤部位在左下腹脾脏部位。据医生说,如果抡救及时是不会死的;可是从夜间一、两点钟到第二天早上才被路过的人送到医院,那时已死了很长时间了。

撼雷死后,他母亲一天哭好几次,我总觉得这孩子没有死,像出了远门,在大街上看到了与他年龄一样的孩子总想他又回来了,就这样一连几年。现在,我和他母亲都已退休,两人每月加起来 800 元的退休费勉强度日。

杨大榕
1999 年 1 月 31 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