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尹敏的证词 ── 遇难者叶伟航的母亲

1999年01月31日

叶伟航,男,1970 年 2 月 10 生於北京,遇难时年仅 19 岁零 4 个月;生前为北京 57 中高三.二斑学生;於 4 日凌晨 2 时左右,在木樨地车站路北往东 100 米处宿舍楼前街心花园遇难,左臂贯通伤、右胸及后脑部闭合伤;骨灰存放於家中卧室。

89 年 6 月 3 日晚 9 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向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开始了大规模的屠杀,全世界人民被这一惨无人寰的血腥屠杀而震惊!

我是医生,当时我正在给一患高烧的小孩看病,我在患者家里六楼看见对面我家儿子正在灯下复习功课,因为已进入紧张的高考复习阶段,看到儿子那样专心,我心中感到无限的安稳和自信,万没想到这一隔楼相望却成为我们最后的永别!无奈这无情的枪声震撼了年青的心灵,我孩子放下手中复习的语文课--《纪念刘和珍君》,於 4 日 0 点 15 分骑自行车离家前去木樨地(事后我的同事告诉我这个时间),6 月 4 日凌晨 2 时左右,我儿子中弹后,由四个年青人轮换背着他送到海军总医院外科(日后外科大夫告诉我此情况)抢救。我儿子身中三枪,枪伤部位:左臂贯通伤、右胸及后脑部闭合伤;经大夫奋力抢救无效死亡,那年他年仅 19 岁!

鉴於当时的情况,我们无法确知儿子遇难的地点,但事隔几月,我梦中梦见了儿子遇难的地方,为了证实,第二天上午我前去寻找,果然与我梦中情景相同── 木樨地车站路北往东 100 米一宿舍楼前街心花园处,(现已拆除,已成立交桥),因此我便确定此处为我儿子遇难地。

儿子遇难后,我不忍心将他放在荒凉的土地上,为了相互慰藉孤独的心灵,火化后,我把儿子的骨灰放置在我的卧室中,我可以经常与儿子聊聊心中的苦闷、思念之情,身边发生的一切事情.....。

我儿子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很受同学和老师信任,是班里的一个好学生、好干部。他是我们的希望,我们的未来。儿子突然离去,犹如晴天霹雳,我们的心在流血,亲人陷入万分痛苦之中。这样沉重的打击,我们难以承受,精神和心灵的创伤难以愈合。十年来,我们苦苦挣扎,为了给孩子讨回公正,我们呼唤有良知的人们,运用法律来维护人间的正义;还历史以本来面目,严惩杀人凶手,以告慰遇难亲人的在天之灵!

尹敏
1999 年 2 月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